您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楼主: 小神

《舟山地理》专贴(2014年8月21日更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6-23 15:4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倭井潭:美味与历史的“硬糕”

    长涂,这个几年前快要被世人遗忘的小岛,由于“金海湾”的进入,又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中。长涂有什么?若把这个问题抛给有些年纪的舟山人,他们一定会不假思索地回答:“倭井潭硬糕。”
    这是一种曾经风靡舟山的糕点,同东沙香干、沙洋晒生一起被誉为“岱山三宝”。这种表硬、内脆、闻香、食甜、味美的硬糕也被称作“好吃的石头”。
    倭井潭硬糕何时出现?如何得名?如何制作?为何风靡?我带着一些问题,走进了长涂。但我最想知道的是,如今,在种类越来越多、制作越来越精美的糕点市场上,这种“舟山名优土特产”还能占据一席之地吗?
    值得高兴的是,除了硬糕,此行还了解到了倭井潭悠久的历史、动人的故事和古朴的老街。
                    老街风貌
    倭井潭是个地名,确切地说是一口井、一潭泉,就在长涂镇倭井潭村里的倭井潭公园边。
    倭井潭村这片区域是古时长涂人口聚集的地方,以老街和参府弄为中心,现在这里的街道和很多房子还保留着古朴的风貌。走进倭井潭,就走进了一个典型的海岛渔村,一个美丽精致的村子,石头房子、石板街道,从海边一直延伸到山上。海风轻拂,这里依然可以触到历史的痕迹。
    以我的经验来看,这是一个值得一走的地方,原始而质朴,少有人工雕琢的痕迹,周末出行,这里或是不错的选择。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沿着参府弄往山边走一段路,就到了倭井潭。井沿呈长方形,以花岗岩条石砌筑,长1.7米,宽1.4米,高0.4米,井内壁用石块砌筑。该井原是一潭山泉,井边有一个20米见方的大水池。
    一块“抗倭碑”竖立在井边,讲述着倭井潭的由来和动人的历史。
                    潭边烽火
    没错,就是那段450多年前的抗倭斗争注定了倭井潭要嬗变为一个凄风苦雨而却是铁血忠魂式的英雄之潭,同分散于舟山群岛各地的抗倭遗迹一样,倭井潭和竖立其间的“抗倭碑”成为海岛历史上这段烽火岁月永恒的痕迹。
    不仅如此,这里还有一座百姓建起的“参府庙”,其中供奉的便是大名鼎鼎的抗倭名将戚继光。一个东海不起眼的小岛上,居然有供奉戚继光的庙宇,这说明戚继光和他的抗倭斗争在当地百姓心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舟山供奉真实人物的庙宇不多,六横的王安石庙是一个,这里是一个,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
    公元十六世纪,明朝嘉靖年间,中国沿海被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所缠绕着,那就是在东南沿海骚扰横行的倭寇。1555年,戚继光被调任浙江都司检司事,参与打击倭寇的工作。当时戚继光正值而立之年,胸有大志、骁勇善战,屡建奇功,第二年就被升为参将,镇守宁波、绍兴、台州三府,整编了“戚家军”。
    1558年,倭寇集结数千人在舟山岑港发动暴乱,“戚家军”对其进行了围剿,治军严明、用兵有方的戚继光在经历五个月的激战后,取得了大捷。倭寇元气大伤,残部逃到舟山、宁波沿海各小岛上,长涂也遭受此难,被长期占据。
    长涂人民进行了激烈的抗争,其中“三姐妹投毒”的故事,最为有名。倭寇退至长涂后,遇久旱不雨,淡水缺乏,就霸占了“倭井潭”这口久旱不干的井,当地百姓无法汲水。这可断了长涂百姓的生计,于是渔家三姐妹便挺身而出,殊死搏斗。
    这三姐妹都不到二十岁,父母双亡,看到倭寇在岛上横行十分气愤,便暗自商量着怎么和倭寇斗争。然而三个柔弱的女子怎么可能和倭寇正面冲突,她们便决定往井里投毒。没想到,投毒未成,事情败露,倭寇派人追捕。三姐妹一直从东逃到西,被逼至海边,为了不被俘虏,三姐妹纵身入海。
    两年后,“戚家军”挥师入长涂,倭寇被歼,井潭回到了百姓手中。后来,在三姐妹献身的海面上,耸出三块石礁,人们说这是三姐妹的化身,遂称“三姐妹礁”。喝水不忘护井人,为了表达对三姐妹的缅怀,长涂人就把这口井称为平倭井,又称倭井潭,又在井边立抗倭碑、建参府庙纪念戚继光。
                    完美传承
    长涂的倭井潭有名,社区、村子、公园都以倭井潭为名,自然,长涂的硬糕也不能免俗。
    倭井潭硬糕在长涂始于清光绪年间,至今,正宗硬糕的传承人依然在制作着硬糕。我们在“老万顺”硬糕厂找到了今年60多岁的林荆定师傅,他的太公就是倭井潭硬糕的创始人。
    6月底的天气很热,林荆定却依然坚守在一个老式烤糕的灶前,烘烤着一块块硬糕,这是制作硬糕的一道中间工序。林老坦言:“现在硬糕的制作还保留着最原始的工艺,几乎每道工序都要亲力亲为,就像这烤糕的工序,人在火炉旁,冬天是很舒服,夏天就要受罪了。”
    做糕辛苦,但是林家一百多年来一直坚守着这门手艺。林老给我说起了倭井潭硬糕的百年故事。
    林家祖籍浙江黄岩,光绪年间,林荆定的太公林纪法,凭借着一手祖传的做糕手艺外出闯荡,在浙江沿海各地行商。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下,林纪法来到了岱山长涂,当时长涂的渔业相当发达,小岛的环境优美,民风淳朴,林纪法当时就决定定居长涂,发展事业。
    定居下来了,以什么为生呢?林纪法对此早已胸有成竹,他在定居以前就对长涂进行了考察。他发现长涂人几乎都是以捕鱼为生,岛上几乎没有其他的生意,糕点更是高级的东西,恰好林纪法有着一手做糕的好手艺,要生存不成问题。
    不过,让林纪法没有想到的是,糕一做出来,就风靡了长涂。原来,当时的渔船都是以小木帆船为主,只容两三个人出海,早出晚归。渔民早出晚归,中午吃饭就成了大问题,每次出海一般都在船上架只锅,将就着吃饭,浪稍大一点,架在船上的锅很容易翻,十分不便。
    然而林纪法的糕让渔民解决了吃饭问题,这种美味香甜的糕点便于携带又很耐饥,还不占地方,很快就受到了长涂渔民的欢迎,每逢出海就会带上几块。
    当时,林纪法生产的糕还是软糕,叫做“黄岩糕”。软糕怎么会变成后来的硬糕呢?原来经商头脑灵活的林纪法做生意不是一心只为赚钱,他还很关心产品的“创新”。他发现软糕还是有自己的弱点,他就试着把软糕的水分烤干,制作成硬糕。
    对于渔民来说,硬糕比起软糕有三大好处,就像为渔民度身定做的一样。首先,硬糕不易受潮变质,保存时间长。其次,硬糕携带比软糕方便,直接放口袋里就可以了,适合渔民作业的特点。第三,渔民出海时都喜欢喝点酒,软糕没有咬劲做不了“下酒菜”,而硬糕就适合“下酒”,有嚼头还“经吃”。
    一次,一艘渔船遭大风浪倾覆,数箱硬糕漂浮三天三夜后,被人捞起,依然完好可吃且香味不减,消息传开,名声大震,成为妇孺皆知的糕点,周边岛屿上的渔民也开始吃这种硬糕了。
    林纪法在做硬糕的同时,也兼顾了牙齿不好的老人,在糕中夹一层花生粉,做成入口即化的花生酥。如今,这个传统也同样被传承下来,凡是做硬糕的地方都会做花生酥。
    当时,硬糕还没有名称,只是以“长涂硬糕”的称谓面世。直到林荆定的父亲这一代,由于硬糕作坊就在倭井潭边,而倭井潭又因荡气回肠的历史感动着长涂人民,长涂硬糕才正式定名为 “倭井潭硬糕”,取店字号为“老万顺”。
    “如今,制作硬糕的还是完全保留着原来的工艺,你现在吃到的味道,就是最初硬糕的味道。”林荆定说。
                    美味硬糕
    如今,倭井潭硬糕的工艺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林荆定师傅也说:“要是谁要问我怎么做硬糕,我也会教给他,现在那么辛苦的工作,已经很少人在做了。”
    不过,林老的儿子林杰毅还是继承了祖传的手艺,继续经营着“老万顺”。
    除了“老万顺”,长涂还有一个“三姐妹”的硬糕品牌也很有名。由今年42岁的戴雪国经营着,已经做了二十几年了。他的手艺也是从林家学来的。
    “倭井潭硬糕是选用优质糯米、精白糖、上等芝麻等主辅料,采用两次上蒸、两次烘焙的特殊工艺加工而成,类似于当今的压缩饼干。”戴雪国介绍,“一块硬糕的生产要经过淘洗、炒制、磨粉、配糖、印模、蒸制、烤、烘干、包装等十几道工序,全凭经验掌握其中火候。”这样一块小小的硬糕,从开始制作到包装出厂,要经过整整3天时间。
    当然,复杂而古朴的制作工艺的回报,就是硬糕的独特风味。倭井潭硬糕具有鹅黄莹亮、硬而不坚、口味香甜、不粘口齿等特点,能满足现代人对食品色香味俱佳的要求。
    倭井潭硬糕作为传统老字号食品,已不再是人们充饥的干粮,人们将硬糕赋予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意蕴,取硬糕糕(高)糕(高)兴兴,步步糕(高)之意当彩头,是馈赠亲友的著名土特产品。
    硬糕为什么那么硬?戴雪国说,其实很简单,倭井潭硬糕的主要原料是糖和糯米,这两种材料的粘度都很大,除去水分后,自然就硬了。这种以纯手工制作的绿色食品,不添加任何防腐剂,却也可保存10个月之久。
    “但是倭井潭硬糕也不是越硬越好。”戴雪国说,一块好的硬糕要有硬度,也要有脆度,牙齿用力到一定程度,硬糕就会“啪”地一声应声而断,并且咬下来的应该是片状的而不是块状或颗粒状的,并且咬下来的碎片能“溶于口”。
    吃倭井潭硬糕也有学问,长涂人会告诉你怎么才能把硬糕吃得顺溜且不伤牙,吃硬糕应该选取硬糕的其中一个角下口,慢慢往中间吃,不要想从中间直接把硬糕咬开。也不要因心急大口啃咬,一下子使劲,而要慢慢使劲,硬糕自然会碎。这样,倭井潭硬糕就一片在口,回味持久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老鱼 + 10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7-3 13:5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偶是新手,定一个
发表于 2009-7-5 21: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LZ,你们弄好,我去旅游
发表于 2009-7-6 13: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是
发表于 2009-7-7 09: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神你的地理知识真多,
发表于 2009-7-10 23: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看见了一篇观音山的,还在想舟山地理怎么会没有关于衢山的呢!好好写一下衢山吧
发表于 2009-7-17 12:5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地名是种文化 于 2009-7-17 12:55 编辑

袁记者不是专业人员,却将舟山地理写得丰富多彩,引人入胜,真是难能可贵。
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其深厚的文字功底和勤恳的敬业精神都从中得以体现。确实可敬可佩。
但昨天关于龙文化的报道,个人感觉有可斟酌之处:
一是对舟山龙文化的起源、影响等叙述的深度不够,有流于传说的感觉。
二是通过文物工作者的眼光去给地貌现象下结论,专业精神不够。其中关于岑港龙潭是冰臼的结论,犯了常识性错误。
   通俗地说,冰川就是高山上的积雪在重力作用下向下移动,汇流、挤压到山谷,形成象河流一样的冰流。冰臼中冰川流动过程中形成的地貌现象。形成的前提是要有深厚的冰川!
在第四纪,舟山的地貌与现在差别不大,不可能有冰川,也不可能冰臼。
对待地貌现象,不能以一种现象孤立地分析,要多现象综合分析。是否有冰臼,还得同U型谷地特征结合起来。
岑港龙潭的形成原理其实很简单:就是流水作用形成
之所以口小腹大,是因为在水流冲蚀的过程中,随水流带下的砂石,沉于潭底,水流在下冲时在潭内形成漩涡,带动砂石转动,对潭底壁形成磨蚀,日久即变成口小腹大。
   舟山地理对市民和学生普及地理知识上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得到了社会的普遍好评。
  但如果其中不确切的内容多了,就会起传论的作用。
  在此也建议成立一个专家顾问小组,适当地把把关,也许能起到提升层次的作用。
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祝“舟山地理”越办越好!!
 楼主| 发表于 2009-7-17 16: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龙文化:舟山民间的群体信仰

前言:
    《舟山地理》的采访要走到舟山的各个角落,去看一些风物,去听一些故事。
    舟山虽小,但每一个地方的精彩都各不相同。但是,不管在什么地方,总能听到一些关于龙的传说,看到一些关于龙的痕迹。
    岑港的白老龙、马岙的龙潭坑、紫微的锦线女龙、六横的龙头金钗、嵊泗的龙王输棋、沈家门的龙王失印服渔翁、金塘的煮海治龙王、普陀山的龙女拜观音、岱山的八仙斗花龙……似乎无处不在,常被提及。
    毫无疑问,龙,在舟山民间有着深厚的情感和信仰基础。
                    民间唯一的群体信仰
    舟山民间有着多种多样的信仰,龙信仰虽然不是第一大信仰,却是唯一的群体信仰。为什么叫群体信仰,这里用观音信仰作为对比。观音信仰一般都是个人的信仰,个人崇拜、个人祈愿、祈愿的目的也通常为了个人或家庭。
    而龙信仰,一般是某个村落或者区域的共同信仰,群体崇拜、群体祭祀、群体祈愿、祈愿目的也不为个人而为这个群体。
    这与民间相传关于龙的管辖权有关。俗话说,“龙归大海”。在民间意识中的龙是生活在水中的,因此龙掌管着风雨,能散布甘霖、福国佑民。而“天时”在古代社会是非常重要的,是关乎生计的第一要素。
    所以,民间信龙是为本地的“天时”而信,并不是为了某个人的意愿,因为龙王管不着个人的愿望。舟山古时有农历六七月祭龙的习惯,祭祀时必是无论男女老少群体出动,祈愿这一年的“天时”好,让这个地方的人都能顺利地过一年。
    不谋私利,为天下苍生祈愿,是群体信仰的特点,这是一种非常善良且让人感到幸福的信仰。在舟山所有的龙王宫或龙王庙中,均可看见“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八个字,无关私利,显示着普通百姓心系家国的美好景愿。
    纵观其他的信仰,都很难做到这一点。因此,说其唯一,并不为过。
                    龙是舟山人的精神
    封建社会时期,舟山民间的龙信仰十分兴盛。这与舟山特殊的地理气候环境有着很大的关系。
    舟山地处海岛,无外来水源补给,淡水全都依赖降雨,并且舟山多丘陵,蓄水能力弱,因此常常遇到干旱。这时能“呼风唤雨”的龙,便在人们的心中有了极高的地位,每逢干旱,必祭祀龙王。
    区别于内陆地区,龙对于舟山又有另一种涵义——海龙王崇拜。海龙王是众龙之王,统帅虾兵蟹将、海中水族,是人间帝王的翻版。海龙王生活在海里,能兴风作浪,而舟山人恰恰与海打的交道最多,无论生产捕捞、物资运输、对外交流都要开船出海,因此舟山百姓都祈求海龙王保护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
    而渔民捕捞的鱼虾蟹贝都是海龙王的子民,在渔民的传统观念中,生产的丰歉全拜海龙王所赐,因此海龙王崇拜在舟山人的生活生产中都有极高的地位。
    但众所周知,龙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龙到底象征着什么?其实,对于舟山人来说,龙的信仰与崇拜是外在,其内涵则是舟山人在与天斗、与地斗、于大海斗争的生存实践中,内心滋长的一种顽强坚韧、海纳包容的精神。
    而这种精神通过龙的信仰传承、积淀了下来。崇拜龙、信仰龙正是对这种精神的最好诠释。人们并不因为恶劣的生存环境而低头,而是把感情加注于龙,自身则毫无畏惧地去抗争,而“龙泽于民”的大同和献身精神,也在生存斗争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渔民在大海中需要人与人、船与船之间的配合和相互扶助,常常还有舍己救人的情况出现,没有无私无畏的精神是做不到的。
    所以,龙的文化最能体现舟山人的精神。
    方志中记载,舟山有三条大龙——灌门龙王、桃花女龙和岑港白老龙,而在展茅的“管家老龙”也是非常著名的龙。经过多方寻访,下面就介绍一下,舟山本岛上的几条大龙和龙宫、龙潭及龙俗。
                    灌门龙王及龙宫
    灌门在定海干览西码头西南海域,这里水势很急,十分险要。旧有谚语称“老大好当,灌门难闯”。当地百姓认为,海里有龙,称为“灌门龙王”。
    灌门龙王信仰始于元朝,其形成与特殊的险恶地域和海潮急流有关,在元大德《昌国州图志》中,灌门被称为“蛟龙之窟”。这是舟山记载中最早的龙信仰。时日长久,灌门龙王就成了舟山的第一大龙。
    现在,民间把灌门龙王当成了东海龙王的化身,在灌门的海边有一个东海龙王宫。龙宫是民间龙信仰的归宿,宫中有龙王塑像,一般建在龙潭边或海边。据民国《定海县志》记载,舟山有龙王宫庙60余个,占当时舟山全部宫庙的1/7。
    而东海龙王宫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一个。它三面环山,面朝灌门,中为大殿,左右两厢。大殿正中坐立龙王雕像,手持令牌,上书:国泰民安,两侧飞龙护驾,栩栩如生。龙王宫前有一“龙泉和泰井”,该井涨潮时离海水不过10米,可井水始终清甜而不咸。有人说,这是与远处的干(石览)龙潭相通的缘故。
    这个龙王宫建于明成化年间,相传,当时皇帝下诏要在此建“千柱落地”龙王宫,但因拨款被地方官吏贪污,只建了3间平房了事。
    不管传说是否真实,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龙王宫不是民间兴建的,而是官府资金所建,带有官方性质。足见灌门龙王早在明朝时已经成为了舟山龙信仰的象征,不愧“第一龙”之称。
    在民间,灌门龙王有个拟人化的传说。明成化年间干览有一个叫梁璋的人,生活贫苦却乐于助人,后得道士点拨获神通法术。
    一年,舟山大旱,人们到处求菩萨、请龙王,可是老天爷就是不下雨,梁璋决定试试祈雨术。
    他在泉水潭边搭了祭台,用火炉煅犁铁,坐在祭台作法。大约半个时辰,他从炉中取煅红的犁铁,投入水潭,只听得“口兹口兹”声响,泉水立刻猛涨,随即天空乌云翻腾,大雨如注,下了整整两个时辰,旱情彻底解除了。人们都说梁璋是“上天的雨师下凡”。
    第二年六月初一,梁璋在泉水潭沐浴更衣打坐,黄昏时竟然仙逝。人们在入殓时发现,梁璋的手心有“灌门龙神”四个字。遂称梁璋为龙王爷,这个泉水潭被称为干览龙潭,潭水常年不干。每年的六月初一,也成为舟山很多地方祭祀龙王的日子。
                    岑港白老龙及龙潭
    有龙信仰的地方,必有龙宫,通常也会有一个龙潭。龙宫是人所建,龙潭则是天然形成,是龙生活的地方。
    舟山有大小龙潭数十个,只要山中有泉,泉入深潭,人用潭水,当地人就会把这个潭称为龙潭,古时,潭就是淡水来源,其实就相当于微型水库,因此在百姓心中的地位极高。
    方志中记载,舟山有名气的古龙潭就有15个,以岑港白龙潭最为著名。
    白龙潭位于岑港镇岑港村白龙潭山谷,现已建设成白龙潭公园。白龙潭深6米,潭口直径约3米,潭腹直径约4米,状如酒坛,四壁略有凹凸,无裂纹,潭水清澈,常年不涸,潭底如锅底,无渗水。整个白龙潭,峡谷深深,景色秀丽。
    当地建设白龙潭公园时,曾把潭水抽干,竟然在潭中发现了几千颗浑圆的砾石,足有10多立方米,村民挑了几天才挑完。后经我市文物专家胡连荣证实,白龙潭及其中砾石,是我省首次发现的冰臼遗迹。
    胡连荣说,在第四纪古冰川时期,舟山和地球大多数地方一样,覆盖着厚厚的冰层,后来气温回升,冰层开裂,融化的水珠沿着裂缝不断往下滴,亿万年后,坚硬的花岗岩石被水滴凿成了深深的潭,由于水珠不断的滚磨作用,水潭产生了很多浑圆的砾石,也使潭的中间逐渐变成了“酒坛状”。
    这里的老人们说,白龙潭是岑港白老龙的居所,是舟山三条大龙之一。
    相传,白老龙原本居住在岑港海中,每逢干旱便吸东海之水,化为甘霖,润泽岑港附近方圆几十里的村庄,在当地百姓中的威望很高。谁知道,东海龙王看不惯,便在玉帝面前告黑状,玉帝下令,不准再吸水降雨。
    白老龙忍气吞声,却一心想着帮助岑港百姓。于是就帮助当地渔民捕捞黄鱼,渔民大获丰收,生活依然好过。而海里的鱼虾都是东海龙王的子民,白老龙的行为又得罪了东海龙王。最后玉帝降罪下来,把白老龙禁锢在岑港的白龙潭中,不得自由。
    白老龙的行为受到岑港百姓的敬仰,百姓尊白老龙为岑港的庇护之神。
                    展茅管家老龙及龙俗
    展茅翁家岙后有一座郑家山,是雷火地山系中的一座。半山腰有一个龙潭,龙潭边有一个龙宫——一个很小的亭子,算得上是舟山最小的龙宫了。
    龙宫建于清代,纯石结构,下层高2.3米,面阔2.25米,进深2.1米。用筑8根,上层高1.2米,面阔1.14米。进深1米,用柱4根,中有一碑刻龙宫两字,背面刻龙喷水图案。
    这个小龙宫可能与这里所住的“管家老龙”低调的性格有关。相传,这条老龙曾经帮助清军平定小金川叛乱,朝廷知道后,要册封老龙,老龙不为富贵所动,拒绝了册封,仍然住在郑家山龙潭中,被当地人称为“管家老龙”。
    当地人说,这条老龙每逢干旱不雨时,总要用龙角顶出一把骨排椅,到龙潭边上坐一坐,察看天象,如果大展的田水干了,他到龙潭里吸一口水,朝天一喷,就立即下起雨来。大展的百姓,年年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嗣后,当地人纷纷祭祀。
    舟山自从有了龙信仰就开始了祭龙的风俗,而各地祭龙的礼仪都大同小异,看一处便能知全貌。根据《展茅镇志》记载,祭龙的民俗在明清时期已经盛行。展茅百姓若遇天旱不雨,便会择日聚众到郑家山龙潭请老龙祈雨。请龙队伍以大展居民为主,由各户一名男子手执白旗组成。
    队伍前抬八角龙亭一架,继锣鼓、乐队相随,吹吹打打上山。至龙潭边供三斗三升糯米块及糕点、水果等,念伴祷告毕,捉潭中一水生物青蛙或山蚂蝗等作龙王化身放入盛水罐中,置罐于八角龙亭,然后请龙队伍走遍田畈。
    几天后如仍不下雨,则将罐置烈日下晒,俗称“烤龙王”,直到下雨,请龙队伍再敲锣打鼓将龙王替身送回龙潭。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老鱼 + 10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9-7-17 16: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袁记者不是专业人员,却将舟山地理写得丰富多彩,引人入胜,真是难能可贵。
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其深厚的文字功底和勤恳的敬业精神都从中得以体现。确实可敬可佩。
但昨天关于龙文化的报道,个人感觉有可斟酌之处 ...
地名是种文化 发表于 2009-7-17 12:54


欢迎讨论,为大家答疑解惑~~~
发表于 2009-7-17 17: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亿万年后,坚硬的花岗岩石被水滴凿成了深深的潭,由于水珠不断的滚磨作用,水潭产生了很多浑圆的砾石,也使潭的中间逐渐变成了“酒坛状”。
第四纪是从大约距今200万年前开始的,何来亿万年?
不是地地貌专业的人解释地貌问题 自然要出偏------虽然胡馆长是我尊敬的文物专家
发表于 2009-7-17 17: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当有意义的事!顶!
发表于 2009-7-20 19: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亿万年后,坚硬的花岗岩石被水滴凿成了深深的潭,由于水珠不断的滚磨作用,水潭产生了很多浑圆的砾石,也使潭的中间逐渐变成了“酒坛状”。
第四纪是从大约距今200万年前开始的,何来亿万年?
不是地地貌专业的人解释 ...
地名是种文化 发表于 2009-7-17 17:03


赞赏这样的争鸣,有机会请来晚报走走,听听你的高见
发表于 2009-7-26 00: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赏这样的争鸣,有机会请来晚报走走,听听你的高见
老鱼 发表于 2009-7-20 19:57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争鸣
所谓的"冰臼”说依据的是一本伪科学书——华夏出版社出版的《发现冰臼》(学过自然科学的人一般都知道,严谨的科学著作,大都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华夏出版社隶属天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出版的多数是消遣书。)。作者声称舟山的朱家尖大青山、岑港龙潭都是冰臼,依据是舟山人发给他的照片。还声称海南岛的许多海滨石穴也是冰臼。这本书胡馆长给我看过,里面许多东西都 很荒唐,其中所依据的“实验”,全是在家庭浴缸中完成的。  关于岑港龙潭的成因,在当时博物馆请我去鉴定时,已经明确地告知了形成原理,也指出了《发现冰臼》一书的荒唐之处。大家都表示认可。
   其实,反过来想一想也很清楚:
   一、冰川就象河流,要有源头,不可能在山顶,也不可能在离山顶不远的地方
   二、在第四纪最寒冷时期,海平面比现在低130多米,也就是说岑港龙潭在海平面上150米左右的位置,如果这里有冰川,那么动植生长的空间有多少?物种如何繁衍下来?
   三、第四纪人类已经出现,舟山有这么明显的冰川,“北京人”如何生存,后来河姆渡人、良渚人又如何生存?
科学是严谨的,不能随心所欲地乱贴标签。
   也许,多说了,会同许多朋友伤了和气。
   但科学是严肃的,以讹传讹会害人。
发表于 2009-7-28 10: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647912d78c13afcea144dfe0.jpg
冰臼的三大特征:“口小、肚大、底平”。
冰臼是指冰川融水携带冰碎屑、岩屑物质,沿冰川裂隙自上向下以滴水穿石的方式,对下覆基岩进行强烈冲击和研磨,形成看似我国古代用于舂米的石臼,故称之为“冰臼”。
白龙潭里洗脚盆里的白龙蛋,从形状上,有冰臼三大特征。其原理上,也是符合的。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舟山曾是很冷很冷的,白雪覆盖着厚厚的冰层,牛马在吃草,白象拖着长长的鼻子在跳舞,白鹿在溪流边跳跃着嬉玩。。。。。。
冰川现象,现在还有,就在喜玛拉雅大峡谷。
当然真的是不冰臼?有待有鉴定。但也没有人会出钱去鉴定。你认为这是“伪科学”就不对了。他没有说这是科学,他发出的是自己的观点。
你只一二句话,粗暴地,无理地,把人家观点否定。是不对的。希望你写文章来反驳别人的观点。
其实舟山的很多自然现象是迷人的,比如普陀山上的磐陀石,我们就认为它是菩萨的化身,若一定要说它是“伪科学”,那每年还有一千万人次的游客?!
写文章反驳别人的观点,那是文化。用一二句话去否定别人的观点,那是吵架。
发表于 2009-7-28 10: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冰臼。谁能肯定,普陀山的观音跳,朱家尖的莲花印,桃花岛上的观音右脚跳,不是冰臼?建议大家都去找找冰臼。

Img242649441.jpg Img242649440.jpg Img242649442.jpg
发表于 2009-7-28 10: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一张。这也是冰臼。应该说普陀山上磐陀石是冰臼的祖太公



u=3285536922,3082331868&fm=0&gp=0.jpg         011C70826377258BFF8080811C6CD413.jpg
发表于 2009-7-30 19: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个
发表于 2009-8-3 11: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浩大艰难的工程啊,小神写完这一系列,也能在舟山文史界占一席之地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8-3 13:57:47 | 显示全部楼层
传奇东洋楼和舟山版辛德勒


    车行普陀勾山,路过一个现代小区“浅水湾”,突然看见一幢白色的两层大房子矗立在一片田地之中(右图)。这片田地已经被一圈围墙围了起来,心想可能是做什么开发吧,但怎么会有一幢大房子在里面呢?
    走近了解,原来这幢房子就是大名鼎鼎的“东洋楼”——不久前刚刚被列入市级文保单位。
    经过几天的走访,一段感人神秘的历史次第展开——主角就是东洋楼的主人李拙子先生。
    李拙子,本名李哲诚,勾山黄雉村人,他是舟山版的辛德勒,他的身份是学者、商人、慈善家,他早年留学日本,有一位据说是日本皇姑的妻子,他曾经追随孙中山一起创办同盟会,拒绝参与袁世凯政府内阁,并著有笔记体文集《拙言》。
    他,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日军枪口下救出两百人
    1944年,这是李拙子在世的最后一年。 2月11日早上,一队侵华日军在勾山板桥头遭到我游击队员的伏击,一辆三轮摩托被烧,一些枪支弹药被缴,伤亡人数不详。
    今年94岁的李继林和80岁的李荣夫两兄弟都还清楚地记得当年的场景。“日军受到了攻击和损失哪会善罢甘休,那天下午,三辆大卡车装着100多名日本兵,冲进了板桥头。”兄弟俩回忆起这段历史还是心有余悸。
    没有任何预兆,板桥头周围的200余间民房被日军付之一炬。随后,200余位村民被日军赶至板桥(此桥是李拙子修建的,板桥头也是因此桥而得名),日军让他们跪在桥上,进行拷打和询问,要他们交代游击队员的下落。
    问不出话来,日军就枪杀百姓,4位村民先后被杀,其他村民的生命也岌岌可危。就在此时,李拙子先生像一位救世主出现在村民们眼前。
    当年70多岁的李拙子在东洋楼里听到枪声,就知道出事了。他身穿西装,打着领带,拄着斯地克(当年百姓对洋拐杖的称呼),走到板桥头。他大声呵斥日军,并用日语和日军长官说:“我保证,这些人都是老百姓,我都认识他们,没有你们要找的游击队员,你不能伤害他们!”
    日军长官看李拙子气宇不凡、装束西化,又会说日语,便跟着他来到东洋楼,想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谁知,日军长官看见东洋楼后竟然下跪在院子里。一场屠杀就此化解,200多位村民幸免于难。
    直到现在,板桥头的很多老人对李拙子先生当年的义举念念不忘。“李老板(当地人都称李拙子为李老板,也因李拙子排行老二,称二老板)是个大好人啊,没有他,就没有我们这些人了。”李荣夫说。
    是什么让日军长官下跪?又是什么可以让李拙子在凶残的日军面前,能有辛德勒式的作为?其中自有奥妙。
                        日本人不敢动李拙子夫妇
    原来那个日军长官看见了东洋楼二楼窗户上方的菊花徽标——代表着日本皇室的徽标。当然现在这个徽标随着东洋楼的几次翻修已经看不到了。
    普陀海洋文化研究会的孙和军说:“这基本是可以确认的事实,我曾经对此事专门有过调查,很多还健在的老人当年都见到过东洋楼上的花状徽标,也有很多人多次看到过日军跪在东洋楼前。唯有代表着日本皇室的菊花,才可能让日军有如此恭敬的表现。在日军侵华时期,也只有东洋楼能独善其身,没有遭到一点破坏。”
    为什么在舟山乡间的一幢楼房,会出现日本皇室的徽标呢?原因就在李拙子的日本妻子,松本英子。
    这是20世纪初李拙子在日本留学时认识的姑娘,是他的同学。有一次,李拙子在留学时生病,受到了松本英子无微不至的照料,随后两人产生感情并结婚。李拙子后来把松本英子带回中国。
    李拙子原本在勾山已经娶过一个老婆,叫缪美英。她原来是和李拙子的哥哥订婚,谁知订婚后不久,李拙子的哥哥就去世了,缪美英因此被视作克夫的“白虎精”,遭到歧视,李拙子怕她受苦,便娶她为妻,婚后仍以“嫂嫂”尊称,其实并没有什么感情。
    孙和军说:“缪美英当然知道松本英子的来历,我以前曾找到过缪美英的侄媳蒋玉梅,她对我说,缪美英曾告诉过她,松本英子是日本皇姑,有皇室血统,这是李拙子说的,外人都不知情。以前东洋楼里还有英子和皇族的合影。 ”
    也曾有人听到过日本小队长用中国话说,东洋楼里有大日本的女人,是裕仁天皇的亲戚,不能动。
    松本英子是日本皇族,那么东洋楼上就有了菊花徽标,李拙子利用自己的这个特殊身份,成为了辛德勒式的人物。
    由于李拙子本人对松本英子的身世守口如瓶。这段历史也显得相当神秘,即使是受过保护的人都不知道日本人为什么不敢动李拙子。
    李拙子的堂侄女,今年82岁的李云如说:“英子在1939年过世后,英子有一个兄弟成为了侵华日军,他来过李家,跪在李拙子面前接受他的训骂。直到李拙子气得拂袖而去,那个日本人还久久跪在原地不动弹。 ”
                        东洋楼为日本妻子而建
    读到这里,“东洋楼”称呼的来历,也就不言自明了。东洋楼是1906年,原本在上海经商的李拙子放弃经商归隐故里后,专门为日本妻子松本英子建的。
    这是一幢两层别墅,建筑糅合了日本和晚清风格,坐北朝南,面阔三间,庑殿顶,砖石结构,占地3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100多平方米,原来庭院中有鱼塘养着从日本运来的金鱼,花园里植有国外引进的各类名贵花木,两只三层的大鸟笼里养着100多只珍贵禽鸟。
    而这幢别墅却建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田野之中,相传是因为李拙子日本妻子的生活习惯和当地的风俗相冲突,李拙子才在自己的千余亩良田中建房。而松本英子也因为语言不通等原因,很少走出这个别墅。
    但李拙子夫妇都是十分善良好客的人。现在很多勾山老人在小时候都去过东洋楼玩耍,在他们看来,东洋楼就是孩童时的游乐园。不管是谁来玩,李拙子夫妇都会热情款待,留着吃个饭,送些东西,还会从金鱼池里捞些金鱼送给孩子们。
    1933年夏,勾山一带瘟疫大流行,原本独处人群之外的东洋楼是安全的地方,但李拙子夫妇毅然决定将自己的东洋楼辟为临时医院,组织义诊抢救。松本英子写信到日本,争取来了大量的药品,挨家挨户分发,有效地控制了瘟疫的蔓延,挽救了众多处于死亡线上的病人,连很多宁波地区的百姓也闻讯赶来求医问诊。
    这个义举震动了当时的媒体,《定海舟报》称李拙子夫妇为“大慈善家”。
    1939年,松本英子在东洋楼里走完了自己的人生,社会各界人士都来送行,单是轿子就有30多顶。
                        做慈善散尽家财终潦倒
    李拙子出生望族,父亲李肃铭曾授内阁中书衔,封通奉大夫。弟哲浚清宣统间任户部主事、江宁(南京)劝业道,钦加二品顶戴花翎,民国5年(1916)任吉林省财政厅长。李拙子从日本留学回国后,一直在上海经商,也可谓富庶。
    从上海回勾山后,家有良田千余亩,又有特殊身份的关系,本在那个乱世可以独善其身,享受富贵。而“李老板”却是一个有新思想的人,他倾尽家产,为当地人修桥铺路建学校,没有留下任何遗产,空手而走。
    其中最为人念叨的是李拙子的“延武小学”,其原址就在现在的勾山中心小学。 1921年,李拙子的儿子李延武在日本求学时客死日本,为了纪念自己的儿子,李拙子捐资4500元和10亩土地,创办了“延武小学”。
    据当时就读于“延武小学”、现居上海的沈祖法、沈祖耀老人回忆,学校有两幢平房计10间,房子间是花坛和水池,屋前有篮球架、沙坑、秋千、爬杆等设施的操场,屋后有一小院子和池塘,四周以种植夹竹桃为围墙。免费招收学生,新生发书包一只,以李先生在定海城关阜泰典铺股息、房租作为学校开支,是当时普陀境内唯一有高年级的学校。
    几乎所有受过教育的勾山老人都在“延武小学”读过书。据他们回忆,学校的礼堂内有李延武的肖像照,还有一块由“佐藤”题字的牌匾,镶有金边,配玻璃镜框。佐藤可能是日本军界或政界一位很有来头的人物,战乱时,舟山其他的学校都停办停课,唯有“延武小学”没有受到影响。曾有一班日军冲入学校,看到“佐藤”的牌匾就恭敬地行礼,此后学校再没受到侵犯。
    不仅是办学校,李拙子还出资修建了勾山的6条石板路,共10公里,建“板桥”,发起建造了浦东(平阳浦)码头,修建候船室。这些善事都在当时的媒体上有过报道。
    到了晚年,李拙子的家财都已散尽,家里一些值钱的东西也变卖了,连洋盆洋碟也拿出来卖,直到最后他每顿饭只吃一块煨番薯。然而,即使在这样的潦倒生活中,他没有动用“延武小学”的一屋一地,仍坚持办学。乡亲们送来的东西,他也一律拒绝。最后连东洋楼也被土匪李阿昌霸占,可以说,他没有带走任何东西,连子嗣也没有留下。
    在松本英子离开后5年,李拙子的另一位夫人缪美英也去世了,李拙子再也没有任何的牵挂,服用了大量安眠药自尽,与缪美英同时下葬。
                        历史不应该忘记
    李拙子其人其事其精神,若要好好成文,恐怕有一本书可以写,这里只是对先生进行寥寥几笔的描述。希望终有人能记住他。
    然而,东洋楼的现状让我十分心忧。东洋楼现在是一个花圃,院子里环境比较乱,而楼里更是脏乱不堪,几个外来打工者居住其中。东洋楼屋顶已经出现开裂,周边的开发又会不会影响到其建筑的牢固?
    东洋楼该修整了,身为市级文保单位的东洋楼,实在不应该是现在的样子。况且,这背后还有那么一个人,还有那么一段历史。虽然事迹可以写在纸上,精神可以留在心中,但能有一个地方来呈现这段历史,当是东洋楼的大幸,是李拙子的大幸,也是我们的大幸。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老鱼 + 10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8-3 15: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临城一带的掌故苗GG最内行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温馨提示:

·发帖时请遵守《舟山论坛用户与信息管理条例》及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舟山日报社所属媒体依据网友在本论坛注册时的许可,有权转载或引用帖子,如有异议请事先声明,并谨慎发帖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相关信息提交给有关政府机构

·参与发帖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06-2013 zhoushan.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舟山论坛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