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楼主: 小神

《舟山地理》专贴(2014年8月21日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3 21: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145357
冰臼的三大特征:“口小、肚大、底平”。
冰臼是指冰川融水携带冰碎屑、岩屑物质,沿冰川裂隙自上向下以滴水穿石的方式,对下覆基岩进行强烈冲击和研磨,形成看似我国古代用于舂米的石臼,故称之为“冰臼” ...
无可奈何花落去 发表于 2009-7-28 10:13

每门专业都有一系列相关的知识,不可断章取义,也不是靠在网上查两句就能明白的。
发表于 2009-8-4 19:5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楼主| 发表于 2009-8-11 14: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翁山公园新城的历史韵味

    8月初的一个傍晚,张信旺早早地吃过晚饭,就来到了翁山公园的广场上乘凉。不一会儿,不断涌入的人群就把翁山公园的广场占满了,他们做操、唱戏、散步、聊天,这里俨然成了一个人们休闲娱乐、沟通情感的场所。
    张信旺是新城翁洲社区老年协会会长,负责组织社区的老年人开展一些健身活动。“翁山公园给了我们一个好地方,我们的很多活动都在这里开展,比如打太极、唱戏、搞晚会。 ”
    翁山公园是随着我市新城的建设开发而建的一个配套公园,依托翁山,总面积12公顷。正如张信旺所说,这个公园是新城百姓休闲生活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去处。
    而翁山公园不仅仅是个公园,更彰显着新城的历史文化内涵。
                     公园古文化探源
    虽然是个新建公园,但翁山公园的精致和古朴却让人印象深刻。长长的回廊围绕四周,回廊墙上生动而逼真的壁画,更是公园的一大亮点,这些壁画描绘着舟山的历史和葛仙翁的故事,估算一下,精美的壁画有百余幅,色彩鲜艳、线条流畅,连画中人的神态都是精雕细琢。
    公园的建设是非常用心的,论文化气质,翁山公园在舟山当属首屈一指。
    在我看来,翁山公园是一个关于“做人”的主题公园,以葛洪救母的传说为主线,辅以二十四孝、弟子规等传统文化,让公园充满了人文色彩。这些都体现在公园的建筑、雕塑和壁画中,与山色融为一体。
    翁山是一座不高的山,从南门进园,拾级而上,大约10分钟便可上至山顶。这里是个夏日里纳凉的好地方,树丛荫蔽,微风习习,虫鸣鸟叫,让人顿感清凉。虽是工作日的下午,却也看见不少人上下此山,也有年轻人坐在路边的石凳上卿卿我我。
    山顶上建有翁山阁,是个凉亭,虽无特别之处,但这个凉亭从山下很远的地方便能看见,几乎成了新城的标志之一。
    凉亭梁柱上的一副对联写得真好:望东海茫茫一任波涛变幻,问翁山郁郁几经人世沧桑。公园是新公园,而翁山却已在此伫立了千万年。
    “翁山其实是黄杨尖的余脉,以前和黄杨尖都是连成一体的,只是因为现在开山修路,让这座山看起来孤零零地立在新城中央。这里是临城的风水宝地,以前山脚下的人家从来没有闹过火灾,可能就是风水好的关系。 ”张信旺说,本来的山名也不叫翁山,曾经用过大霍山、乌龟山的名字,至于为什么现在叫翁山,“我想是因为和舟山古称有些关系吧。 ”
    张信旺想得没错,翁山确实是舟山的古称。
    知道些舟山历史的人都清楚,唐开元年间,舟山建县,名“翁山”,而翁山之名如何而来,又和翁山公园有什么关系呢?
    在舟山旧志中,有一个说法,是因为东晋时期著名的道学家、炼丹家、医药学家葛洪曾经在舟山隐居炼丹,而民间都尊称葛洪为“葛仙翁”,因此舟山便以“翁”为名,称翁山,亦称翁洲。
    而在传说中,葛仙翁炼丹处就在黄杨尖。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翁山公园恰以纪念葛洪,传承“葛洪救母”的故事为主题,以翁山为名倒也恰如其分。
                     翁山顶上翁山阁
    流传于新城民间的“葛洪救母”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故事呢?从翁山阁亭中的壁画,便可了解。
    而“葛洪救母”的背景,正是舟山的另一个民间传说“东海龙王塌东京”。“塌东京、涨崇明,要还东京地,再过三千年”。这是一句流传在舟山民间的俗语,无独有偶,“塌东京”的说法,在浙江、福建沿海一代都有相关传说。浙江南部的“塌东京,涨绍兴”,福建莆田的“沉东京,浮福建”,潮汕一带的“沉东京,浮南澳”,浙江宁海的“沉东京,浮海丰”等等,难道古时的东海上真有一个东京?
    很久以前,东京与大陆是连在一起的,东海龙王看到东京地大物博,物产富饶,一派繁荣,十分垂涎,就派去美女送给治理东京的妙庄王。妙庄王果然中计,沉迷女色,疏于管理,导致国家荒废、人心向恶、尔虞我诈。
    东海龙王就借机向玉帝奏了一本,玉帝听后十分恼怒,决定要塌掉东京,澄清玉宇。而此时,在一旁的吕洞宾十分不安,他向玉帝启奏:“东京人民也不都是坏人,塌了东京岂不是要冤枉好人,让我先下去查访。 ”
    吕洞宾化身一个卖油翁到了今天的舟山黄杨尖一带,上写“勿过秤油店”。凡是来买油的人,一概收三个铜钱,打多少油随便买主。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人们都到“勿过秤油店”来买油。有的抱大瓶,有的提茶罐,甚至挑来两个水桶,当然他们都只需付三个铜钱,就可以随便打油。
    当时家住附近的葛洪也来打油,他打了满满一瓶油回家,却被他的母亲责备:“小小年纪怎么可以如此贪心,人家老人家做生意不容易,三个铜钱打那么多油,岂不是要亏本,快快把多的油送还。 ”
    葛洪听了母亲的话,觉得有理,便回到油店把油归还。话说吕洞宾发现此地的人都很贪心,当时已经心灰意冷,看到葛洪来还油十分好奇,葛洪就把母亲教育他的话告诉了吕洞宾。
    吕洞宾大喜,就告诉葛洪,当城西门口的石狮子嘴里流血了,东京就要塌了,要赶快离去。
    葛洪听后,便每日到西门转悠,看看石狮子有没有流血,这一切都被一个屠夫看在眼里,便问葛洪为何。葛洪生性诚实,便把事情告诉了屠夫。屠夫心里暗笑,决定戏弄一下葛洪,当天夜里他就把猪血涂在石狮子口中。
    不想,屠夫的这招,却应了吕洞宾的预言。第二天,葛洪一看石狮子流血了,便回家中背起母亲就跑。此时,东京大地塌陷,海浪翻滚,一路跑一路塌,跑了三天三夜,葛洪终于把他的母亲背到了今天的黄杨尖上,母亲说,不要跑了,听天由命吧。葛洪停下了脚步,此时东京已经全部塌去。
    后来人们把葛洪放下母亲的山叫做 “放娘尖”,在舟山方言中,放娘与黄杨的读音十分相近,时间久了,放娘尖被改成了黄杨尖。
    这个故事,在宁波灵峰寺的《葛仙圣母纪念塔碑记》里也有完整的体现,说明其影响力之大。
    虽是传说,其中却寄托了人民对善的向往,也对后人有很大的教育意义,如何做人,在这个故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因此,翁山公园还被我市列入了“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实践基地”,通过壁画展示葛洪的故事以及舟山的历史,发扬尊老爱幼、无私奉献、文明礼仪等中华传统美德,呼应当今倡导的文明和谐社会。
                     翁山脚下钱王庙
    翁山脚下,有一座钱王庙引起了我的兴趣。从山顶经过半山腰的十字阁就下到了公园北门,出北门往西一点,就能看到一座钱王庙。
    钱王是谁?为什么在翁山脚下有一钱王庙?钱王和新城有什么关系呢?
    管庙的阿公告诉我,这座庙始建于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重修于1936年,后在1953年被拆除,1994年,乡民又集资于原址重建此庙。一座小小的钱王庙也可谓命运多舛。
    古时百姓为某人建庙,必是此人对当地做出过重大贡献,如六横的王安石庙、长涂的参府庙。钱王又为此地做过什么贡献呢?
    庙中有一碑文,记载了钱王的身世。
    钱王名钱镠(852-932),杭州临安人,早年是个私盐贩子,因精于拳脚和骑射,参军后屡建战功,五代时被封为吴越国国王,定都杭州,公元978年归北宋。
    当时的舟山就属于吴越国。钱镠称王后,励精图治,毫不懈怠。他夜里睡觉,为了不让自己睡得太熟,用一段滚圆的木头做枕头,叫做“警枕”,倦了就斜靠着它休息;如果睡熟了,头从枕上滑下,人也惊醒过来了。他又在卧室里放了一个盛着粉的盘子,夜里想起什么事,就立刻起来在粉盘上记下来,免得白天忘记。
    在钱王“善事中国,保境安民”的基本国策指导下,大力发展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发展手工业、商贸业和文化事业,扩建杭州、苏州等中心城市。在纷乱的五代十国中,唯吴越国政局稳定、人民安居乐业。
    他对水利建造尤其有心得,在江浙沿海一带修建海堤、闸门,又修建了钱塘江堤,使“蓄泄有时,不畏旱涝”,农业年年丰收。浙江人都拥戴他为“海龙王”,尊信为神,杭州钱王祠、钱王庙的香火至今旺盛。
    但是在舟山的志书中,却没有相关的记载,实在遗憾。因为在史家看来,钱镠这个国王是非正统的,是个“伪国王” ,凡是他当政的这段历史都可以忽略不记。
    然而,民间却不会忘记这样一位好帝王,加之舟山的龙王信仰很盛,有这样一座钱王庙也属正常。
    而这座钱王庙在舟山的历史是不是应该更长呢?我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但据推断,自宋朝舟山就应该有钱王庙了,因为民间的信仰都是一脉相承的,不可能在钱王死后几百年的某个时期突然出现,只不过在明清两次海禁后,钱王庙先前的历史已不可寻,只得从道光年间算起。
    钱王庙为什么会出现在翁山脚下呢?必是钱王在此地修筑过堤塘,周边的百姓得益,才会建此庙尊钱王为神。因为从供奉历史真实人物的庙宇修建原则来看,一般都是在受益地建庙,受益地的百姓信仰。
    只可惜,我不是历史工作者,对此也只能抱着猜测的态度,只希望有专家能发掘一下那段时期的历史,以及那段历史中的新城。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老鱼 + 10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8-12 15: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放个书签慢慢读
发表于 2009-8-13 09: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推广给外地旅游客人
发表于 2009-8-15 20:3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敬业的小神。
发表于 2009-8-17 17: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意思,问一下舟山的两区两县到底指哪里,好像很多吧?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22:5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定海区 普陀区 岱山县 嵊泗县~
 楼主| 发表于 2009-8-25 15: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獐 舟山的“明星动物”


    盛夏8月的一天,丁宏印在秀山岛的乡间行走,虞汉阳在白泉的地里收花生叶,叶志军则在办公室里研读着一份调查报告。
    这三个看起来毫无联系、做着各自事情的人,事实上却在做着同样一件事——保护舟山的獐。
    丁宏印是浙江海洋学院农业资源与环境专业的大四学生,也是该校海洋环保协会的会长,他正带着他的团队在秀山岛进行一个名为“关注海岛湿地,保护野生獐”的调研项目,这个项目受到了WWF(世界自然基金会)的资助。
    虞汉阳可谓是舟山养獐的第一人,他从1984年养殖獐,到如今已经20多个年头,他在地里收的花生叶,正是獐非常喜爱的食物。虞汉阳亦是一位热心于保护獐的民间人士。
    叶志军则是舟山市农林局森林公安处处长,他打开的这份调查报告是市农林局委托浙江师范大学进行的对舟山獐资源全面调查的报告,这个调查从去年3月开始,持续了一年时间。叶志军正是想通过学习这份报告来提高森林公安打击盗猎獐的工作水平。
                       舟山獐
    獐,别名河麂、牙獐,与梅花鹿、麋鹿等都是属于鹿科,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严禁捕猎。“獐在我国原是一个广布种,从辽东半岛、华北平原、长江两岸到两广地区都有分布,但现在,只有舟山群岛、江苏沿海、江西鄱阳湖地有分布。这都是文献上的介绍。 ”叶志军说,“事实上,据我们所知,现在也只有在舟山还有一定数量的獐存在,其他地区的数量可以用极少来形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
    这就是獐的现状,它的濒危等级为易危,这也是丁宏印保护野生獐的项目能被WWF选中的原因之一。这个项目的团队有15人,几乎都是外地来海洋学院读书的学生,他们到了舟山以后才知道了“獐”这种动物。獐在舟山,可谓是“明星动物”,无人不知,虽然在舟山,国家二级保护以上的动物多达30种。
    因为目前,獐几乎是舟山的“特产”。虽然是“明星”,但真正见过獐的人却不多。我第一次见到獐,正是在虞汉阳的养殖场里。獐看起来,就是印象中小鹿的形象。
    “獐,无角,体重约15~20千克,体长约1米。四肢粗壮发达,肩高略低于臀高,尾甚短,背和体侧毛色沙黄,毛尖黑色,头顶灰褐至红褐色,颏、喉、嘴周围和腹毛白色,上犬齿发达,略弯,呈獠牙状。”这是一段文献中对獐的描述,即使在养殖场,像我这样的匆匆访客也不可能有机会观察得那么仔细。
    “我们去喂食,都要在固定时间,穿固定服装,用固定声音去接近它们。 ”虞汉阳说,因为獐实在是太机警太怕人了,即使是已经驯养的。
    说话间,虞汉阳的老婆挑着两桶豆腐渣走进养殖场,这是喂养獐的一种辅料。
                       獐宝
    在舟山如此平常的獐,却被江浙环太湖地区的民间视为宝贝。原因在于,那个地区的人们,把“獐宝”——取自幼獐胃中的奶结块,当作民间宝药,认为其具有滋补强身的作用,并且对小儿消化不良有一定的疗效。
    上世纪70年代末,舟山开始有了猎杀獐的外地人——他们为利益驱使,那个年代,一斤獐宝的价格就达到了1000元以上。正因为如此,眼光独到的虞汉阳从1984年开始养殖獐。
    一开始,虞汉阳的獐成活率很低,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饲料,直到1986年,他请来了华师大的研究人员和他一起摸索獐的养殖技术,才让他闯出了一条路子。“可以说,我是舟山经营性养獐的第一人。”我想,虞汉阳还是谦虚了,他可以算得上全国经营性养獐的先行者。
    “獐宝”给獐带来了灾难。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猎杀獐的行为变得非常疯狂,即使是在獐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情况下。“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偷猎一只或一只以上野生獐就可以刑事立案,4只以上就构成重大案件,8只以上构成特大案件。”叶志军工作的一部分就是与偷猎者打交道,而偷猎是在獐受到保护以后的概念,在以前,捕杀獐,只是一群人正当的谋生手段。
    幸而舟山人喜食海鲜,民间用“大黄鱼膏”等物作为滋补品,否则,野生獐在舟山或许就像野生大黄鱼一样早已销声匿迹。
    “取獐宝是一件‘杀鸡取卵’的事,要杀死幼獐才行,非常残忍。 ”直率的虞汉阳毫不讳言,“虽然近年来,我研发了活体取獐宝的技术,就是不用杀死幼獐即可取出獐宝,但其中过程更为残忍。现在,我自己是决不动手的。”
    叶志军手上的调查报告称,1992年我国有野生獐20000只,1999年下降到10000只,上世纪90年代末舟山有野生獐6000只,现在仅剩下1500只。“这是科学调查方法得出来的结果,估算并不一定准确。但我相信,舟山的野生獐,远远要少于1500只。”虞汉阳说,保护野生獐已是一个亟待解决的课题。
    只用了20年时间,獐就从“平常”走向“濒危”。
                       生存
    獐在舟山的分布很广,除了嵊泗列岛之外,在定海、普陀、岱山的43个主要岛屿都有分布,其中有半数都在定海。
    采访中,丁宏印、虞汉阳和叶志军都不约而同地和我提到了适宜獐生存的环境:沿江湖两岸湿地、苔草地、茅草丛、芦苇地以及邻近低山、丘陵坡地的地方。
    獐的减少,责任并不全在猎杀,环境改变的因素与猎杀等量齐观。
    “环境改变对獐的影响分为两种,无意识的和有意识的。”章飞军博士,研究湿地环境多年,是丁宏印的老师。
    我们的生活在无意识中改变了獐的生存。“獐不喜欢林地,它们喜欢茅草丛,而你看现在,山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树林,哪有茅草丛? ”虞汉阳说。
    舟山居民在上世纪50~70年代经历过一个能源不足的过程,他们上山砍柴,年年砍尽薪炭林,这无意中给獐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生存空间,獐的数量大幅上升。而80年代开始,生活条件好了,民用煤不断增加,薪炭林受到保护,砍柴已成往事。现在,看上去郁郁葱葱、长满树木的山地,对獐来说,是绝境。
    章飞军更痛心于人类有意识的开发带来的破坏。“舟山原本广袤的湿地正在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工厂企业,环境遭到破坏,城镇的拓展、道路的增多分割了地块,獐的生存环境破坏是保护獐的头号大敌。”
    “就好比原来有一块很平整的茅草地,是獐非常喜爱的环境,但人们看着不舒服,就把这里改造成了公园,看上去环境更美了,但是獐连同其他许多生物,就不得不退出这里。”丁宏印举的这个例子,有一种发人深省的意味。
    现在,獐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求生。好在,獐超强的游泳能力帮了大忙。这种别名河麂的小东西能泅渡于数千米水域,从这个岛屿到那个岛屿。在舟山,它们通过这样的方式避免被猎杀、寻找合适的生存环境,同时还减小了因种群密度增加而引起的种内竞争。
    或许,这就是舟山的獐一直能生存下去的秘诀。
                       保护
    既然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獐仅仅依靠游泳能力来保护自己是远远不够的,人才是獐的命运的主导者。
    虞汉阳无意识地对獐进行了20多年的保护。表面上以营利为目的的养殖,却是对野生獐最有力的保护。虞汉阳说,现在一斤獐宝的价格在3000元左右,虽然还是很贵,但与70年代末每斤1000元的“天价”比起来,还是便宜了很多。如果没有养殖,那獐宝的价格将是不可想象的。
    “獐宝一般都是销往环太湖地区,市场需求量是一定的,养殖的市场正在不断地挤压偷猎的市场。”虞汉阳说,他是一个彻底的獐保护者。他虽然靠卖獐宝为生,但他却认为獐宝的实际价值值得商榷。“那个地区的人神化了獐宝的价值。放在以前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獐宝确实有很灵的作用,但现在人们的生活好了,吃的营养品滋补品多了,本身体质就好了,獐宝的作用就没有那么神了。况且,獐宝的营养价值在理论上也一直没有定论。”给獐宝“降温”,是他常做的一件事。
    叶志军也在打击偷猎上下大功夫。近年来,打击猎獐,追究偷猎者刑事责任的案件也常常见诸报端。但叶志军也有烦恼,缺人,整个舟山只有17名森林公安,而举证偷猎也很难。
    “我们能做的就是加强宣传的力度。”丁宏印的项目,其主要目的就是宣传獐的保护,章飞军也认为,“唤醒大众意识,而不仅仅是几个专家学者在工作。 ”
    建立舟山獐保护区和救助站,是丁宏印、章飞军的一个愿望。他们同政府部门沟通过,可结果并不让他们满意。建立保护区需要牵扯的因素太多,比如团队、经费、地点、意义等等,专家学者的想法有时候很难付诸现实。但他们表示,会一直努力。
    獐,舟山的“明星”,但能牵动多少人的心呢?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老鱼 + 10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8-27 11: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西门町??真好笑,芙蓉洲路哪里象了??看看整个中间段,路面真恶心,鞋子踩下去都是粘粘的,全舟山最恶心就是那条路了,都懒的说了
发表于 2009-8-31 11: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芙蓉洲路内街是搞得蛮邋遢的。
发表于 2009-9-3 17: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里,对桃夭门名字的由来有点了解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9-8 14: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黄鱼 能否昨日重现?

    20岁的陈义昌在睡梦中被人叫醒:“还睡觉!起网啦!”
    陈义昌睡眼惺忪地站在甲板上望着平静的海面:“鱼在哪?”“探鱼仪已经探到了,起网。”
    拔网,陈义昌惊呆了……
    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大黄鱼汛,至今留在陈义昌的记忆里。1974年农历二月,陈义昌第一次出海捕鱼,那年的大黄鱼丰收让他至今难忘……

大黄鱼汛 珍贵的记忆
    “拔网时根本没地方接手,网眼里都塞满了大黄鱼。”
    “那网鱼竟然有300多担!焦黄焦黄的鱼!”一担是50公斤,一网就是15吨的大黄鱼!这是陈义昌收获最丰的一网。同年,让他印象深刻的还有一网200多担,一网80多担。
    50多岁的舟山渔民都经历过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大黄鱼汛。“整个舟山洋面都是大黄鱼,天热时睡在沙滩上,都能听到大黄鱼的咕咕叫声。”“在海上,晚上把机器关掉睡觉,可根本是睡不着的,因为大黄鱼的叫声太吵了。”“起网时,人跳到网里面根本就不会往下沉,大黄鱼多得连篙都插不下去。”……那些听起来像是神话的记忆深深地留在他们的记忆深处。
    1974年,舟山的大黄鱼产量达到了空前绝后的13.18万吨。“那年一斤大黄鱼的价格是1角3分8。”那可都是条重3斤、4斤以上的大黄鱼啊,陈义昌说这个价格一直记在脑子里。
    大黄鱼俗称黄花鱼、大鲜,是舟山渔场四大鱼类之一,多分布在我国近海,被称为我国的“家鱼”。大黄鱼能发出强烈的间歇性声响,同时对音响也很敏感。在生殖季节鱼群终日发出“咯咯”“呜呜”的叫声,声音之大在鱼类中少见。舟山渔民早就以此习性判断大黄鱼群的大小、栖息水层和位置。
    我国的大黄鱼大致分为两类,一类在福建称为闽东族,一类在舟山的岱衢洋产卵,称为岱衢族。
    浙江海洋学院海科学院教授赵盛龙就是生长在岱衢洋边的岱山东沙人。“想当年东沙海边,岱衢洋上万帆云集,8省1市的渔船都是为了大黄鱼而来。大黄鱼鲞开晒时,东沙所有的空地,见缝插针地晒遍金光闪闪的鱼鲞。小时候并不知道,70年代的鱼汛,是大黄鱼最后的辉煌。”

迅速没落的产业
    事实上,1974年的捕捞作业,是破坏性的。“从1975年开始,我们的船就很少捕到大黄鱼了。当然,其他有经验的船还是有收获的。”陈义昌说,“什么原因,我们也不知道,反正,大黄鱼越来越少了。”
    赵盛龙给我看了一张舟山大黄鱼的产量表。这张表显示出从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大黄鱼的产量就像坐过山车一样,有着剧烈的变化。而这些变化与渔民的捕捞强度和作业方式有着密切的关系。
    上世纪50年代,大黄鱼产量经历了一个曲折向下的过程,原因是敲(舟古)作业的破坏性捕捞,直到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政府禁止了这种作业方式,大黄鱼资源才得以恢复。
    但在1966年以后,机帆船作业大量发展,鱼探仪等先进仪器的使用,使捕捞强度继续超过了资源恢复的速度,导致大黄鱼产量再次明显下降。
    而在1974年后,大黄鱼的产量几成直线下降,到上世纪80年中期就几乎绝迹。“这是因为表面上看起来,70年代中期的大黄鱼产量大大提高,其实不是大黄鱼多了,而是渔民在江外渔场发现了大黄鱼的越冬场,那时的人们还误以为开辟了新的大黄鱼渔场。结果那年的滥捕使大黄鱼资源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赵盛龙平静地诉说着,但我看出,其实他极为痛心。
    陈义昌一网300担的成绩就是在江外渔场——渔民称为“外东洋”的地方取得的,他当时只是喜悦,并不知道这一网网收获的代价有多么巨大。
    很多舟山人都知道,大黄鱼是被“抓”完了。但是资源破坏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却很少有人了解。而赵盛龙作为岱山东沙人对此却深谙于心,那是一场人与自然的斗争——牺牲的却是大黄鱼。
    “东沙海面有两个水道,西面是仇家门,东面叫拷门,地势西高东低,这里水面狭窄,水流湍急,水色混浊,透明度大都在1米以内。这里正符合大黄鱼产卵鱼群对水流、水压的要求,而且产卵鱼怕强光,喜欢透明度较小的混浊水域,可以说这是大黄鱼天然的产卵场地。”赵盛龙说。
    但是上世纪70年代的围海造田把两个水道填塞了,这里成了一个内湾,海流的流速、水压达不到大黄鱼的产卵要求了,而大黄鱼对产卵地又特别挑剔,很难找到替代场所,从此岱衢族大黄鱼被逼入了“断子绝孙”的境地。
    大黄鱼的绝迹带来的是价格的暴涨,目前一斤野生大黄鱼的价格早已上了千元,但总有人愿意高价购买,“有钱也买不到”才是买主的痛苦之处。

步履艰难的恢复
    其实,大黄鱼的资源破坏不仅仅发生在舟山,在全国亦然。如何拯救大黄鱼?福建人首先想到了这一点,上世纪80年代中期,福建人开始研究大黄鱼人工繁育的课题,到1995年,开始大规模人工养殖“闽东族”大黄鱼。
    舟山的科研人员也于1996年开始研究和关注大黄鱼的资源恢复。倪梦麟,时任舟山水产研究所所长、高级工程师,当年就从福建空运了一批受精卵来舟山育苗,“10万余尾大黄鱼苗培育成功,这给我们积累了很多经验,但毕竟这些是闽东族的大黄鱼,一来闽东族大黄鱼的品质没有岱衢族的好,二来闽东族大黄鱼在福建的培育几乎都遇到了种质退化的难题,所以我们还是想自己搞岱衢族的培育。”
    1998年,舟山自己的岱衢族大黄鱼培育开始了。搞人工育苗首先得有野生的亲鱼,任课题组长的倪梦麟带队到海上捕野生大黄鱼,谁知,一年下来却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第二年,倪梦麟发出公告以半斤以上1000元一条,半斤以下300~500元一条的价格向广大渔民收购活体野生大黄鱼,公告一出,共收到了300多条。倪梦麟的课题组在研究所里对这些鱼精心呵护,最后,11条亲鱼成功地活了下来,当年10月产籽,繁育出30万尾鱼苗。“这11条亲鱼,让岱衢族大黄鱼有了重生的希望。”倪梦麟动情地说。
    从1999年开始,我市每年都人工放流大黄鱼苗200万尾以上。“现在深水网箱人工养殖出来的大黄鱼已经和野生大黄鱼很像了。”倪梦麟说。
    人工放流对大黄鱼的种群恢复虽有一定的帮助,但是否真的能“拯救大黄鱼”?其“效果还有待检验”。倪梦麟表示,这样的放流力度,和禁渔期等政策的实施,“大黄鱼的种群正在逐步恢复,但只有定性的结论,没有定量的结论。”
    “目前还没有找到大黄鱼的产卵地,这就是说野生大黄鱼还没有家。近岸捕捞作业方式的发展,使大鱼小鱼一锅端的情况常常出现。而放流的效果检验成本极高,需要在鱼苗中放置埋入式标记,而目前的放流基本都没有标记,这使得放流效果的检验也难以进行,更别提深入研究了。”赵盛龙更是对人工放流的效果持谨慎意见。
    “种质资源退化”也是人工放流的一大难题,这在淡水鱼类的放流中已经明显显现。人工培育的大黄鱼就像“动物园里的动物”,没有了野生环境的历练,基因一代不如一代,“应该花精力和成本,重新去收野生大黄鱼当作亲鱼来培育后代,这样才能保证鱼苗的品质。”倪梦麟说。

最重要的是教训
    大黄鱼带给我们什么?“是教训!”赵盛龙和倪梦麟的观点颇为一致。“一个种群一旦破坏,想要恢复是相当难的,类似的悲剧千万不能再发生一次。”目前,我国的渔业捕捞还是粗放型的。
    倪梦麟认为,只有对捕捞的方式、方法、强度进行科学的评估,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很多国家都已经有先进的定额捕捞制度,专业机构每年对海洋中的资源量进行评估后,制定出捕捞的计划,把捕捞的配额分解到每一条渔船,并实行强有力的监管,这是一种良性的发展模式。”
    而赵盛龙心中的忧虑则更为明显,因为他的目光更具前瞻性。“我们是否要花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恢复大黄鱼资源,是否值得?这是一个问题。我们是否应更重视现有资源的保护?”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我们大张旗鼓地“拯救”大黄鱼的同时,却对眼前的资源破坏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就比如舟山的很多贝类、螺类资源正在受到大肆的破坏,你去菜场能看到大大小小的都在卖,你并不知道它们是幼体还是成熟的,平时在海边也能看到渔民在大量地采拾,甚至潜入水中去捕捉。我担心,这样下去,舟山还能留下什么?”赵盛龙说。
    我们对海洋生物的了解还太少,这就是赵盛龙要做的工作,“如果我们当时了解大黄鱼如何繁殖、如何生长、在哪产卵,就不可能陷入现在的境地。对于现有的资源,我们现在同样需要大量的研究,否则谈何保护。就拿禁渔期来说,有了基础研究,我们就能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禁止捕捞哪种鱼类,而不是现在的一禁了之,这样才能让海洋资源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
发表于 2009-9-8 18: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能力有限,帮不上什么忙,就帮忙顶贴了
发表于 2009-9-9 14: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发表于 2009-9-10 00: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袁记者辛苦了
发表于 2009-9-10 09:3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野生大黄鱼曾是父辈的家常菜,看到养殖大黄鱼他们常常说起当年大黄鱼烧咸菜汤的鲜美,也许在开篇部分采访几位上了六十岁的市民,添上这笔本来寻常的民间记忆,如是文章会更丰厚些
 楼主| 发表于 2009-9-16 19: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家尖 连岛效应的试水地

    1999年5月,一条巨龙出现在舟山本岛和朱家尖岛之间的海面上,从此,舟山人体验了一种全新的交通方式——驾车过海。
    朱家尖跨海大桥长2907米,是华东地区第一座特大型跨海大桥,当时被称为“华东第一跨”,也是当时我市建成的最大的交通基础设施工程。
    在我们这个群岛城市,人们喜欢把这种由跨海大桥带来的效应叫做“连岛效应”。
    不久,随着舟山连岛大桥的通车,连岛效应即将渗入舟山生活的各个角落。
    作为连岛效应试水地的朱家尖,又有着怎样的成功呢?
                      那里不再默默无闻
    眼下正是朱家尖旅游的“黄金季节”,每到周末,几乎所有和旅游沾边的朱家尖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开宾馆饭店的、开车接送客人的、忙着推销手中纪念品的、摆摊卖水果乃至停车场收费的,都像是“着了魔”一样。
    42岁的李志明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在乌石塘边上经营着一家客栈“木子园”——一幢两层的花园小楼,在木制的观景餐厅上,能看到樟州湾最美的海景。“生意好得不得了,房间天天客满。我们这里从来都不拉客,名气大了自然有人会找上门来。 ”李志明向我透露,今年年初到现在,这个小小客栈,就有了“不少于40万元的收入”。
    当然,有了人流才会带来收入,“朱家尖大桥的开通为乌石塘带来了大量的游客。相比南沙,乌石塘是一个有些默默无闻的景点,大桥通车前,只有三三两两的游客会到这里。游客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南沙,很少有时间来乌石塘,但是在交通便利了以后,人们就有时间到这里来了。”李志明说,跨海大桥对朱家尖来说,是一种恩赐。
    李志明去年刚当上了香莲经济合作社的主任,“连岛大桥通车后,明年的现在,客源更不是问题,就怕接待能力不够。我也要想办法,提高这里从业人员的素质,这样才能对接大桥时代。 ”
    如今,乌石塘边像“木子园”一样的渔家客栈已经有30多家。
                      至少得住一个晚上
    戴志道坐在沙滩的救生塔上,在烈日下,汗水不断地划过额头和脸颊。海浪边的人群穿着花花绿绿的泳装,就像上了定时器一样,准时地在这个季节的下午,聚集在朱家尖的南沙。
    60岁的戴志道已经在救生岗位上工作了13年,是经验最丰富的一位。在他的眼中,游客身上的泳装布料越来越少,而游客数量却越来越多。救生队也从1996年的2人扩大到了现在的16人。
    对于这位“老南沙”,大桥通车前后的南沙巨变,一一印刻在他的记忆中。“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游客多了很多。以前就是在周末,南沙会有两三千个外地人,现在在平时都会有三四千名客人来南沙,周末常常达到万人以上。当然这都是在5月到10月。”游客多了,南沙的泳道也逐年增加,从最初的三个泳道,变成了现在的十几个泳道。“以前南沙是下午的时候人多,四点半以后就没人了,现在从早上七点半到晚上九点,沙滩上都有人,我们救生员得一直在,压力大多了。”“以前来的大部分是外地团体客人,都是那种大巴开来的,现在多数是私家车自驾来,日日夜夜不间断的。”“以前来这旅游就是下车、拍照、游泳、走人,现在人们来这里叫度假,吹吹海风、晒晒太阳、喝喝小酒、吃吃海鲜。”“以前客人都是当天来回,南沙边也没什么宾馆,除非碰上台风没渡船了,才会在大洞岙那边找地方住。现在外地客人来南沙至少得住一个晚上。 ”
    ……
    交通方便了,人们更愿意在这里多呆几天,享受轻松的海边假日。两日游、三日游、度假游早已取代了过去的“走马观花”。有了桥,留住了人,一个地区的多日游,正是整个旅游产业良性发展的关键。旅游的产业链也被拉长,更多的人享受到了旅游带来的成果。“1996年这里都是田地啊。”戴志明指着南沙周边的区域说,现在这里是一家家家庭宾馆、一幢幢公寓别墅。“经营旅馆饭店的,一年少的有四五十万,多的有百把万收入,一个南沙带给了周边多少财富,应该很难算出来。 ”
                      泗苏人做梦也没有想到
    一切都因交通方式而改变。泗苏村——朱家尖大桥在朱家尖一端的桥头堡,泗苏人的体会最直接。
    下了朱家尖大桥,就会看见一排小别墅以一种令人羡艳的姿态依山而建,这里就是泗苏村。若不是朱家尖人,绝不会想得出泗苏以前的样子。
    “泗苏百鸟不拉屎,嫁人千万不要嫁到泗苏。因为没有交通可言,这里一穷二白。”如今说起这些,58岁的余赛朝显得特别平静,因为她自己就是三十几年前嫁到泗苏的,大桥通车后,泗苏成了受人瞩目的地方。“泗苏现在找不出一个光棍。”
    这里本是朱家尖真正的几角旮旯,那里曾经是一片盐场。没有路,出门要翻山越岭走几公里的山路才能到凉帽潭——大桥开通前的渡船码头。
    泗苏人做梦也没想到,朱家尖大桥的修建改变了这里,大桥的一端架在了泗苏的海边,大桥的接线公路就在泗苏的门前。“这里是渔业村,基本没有农业,以前想买菜都是很困难的事,甚至只能开着空船去沈家门买,现在的泗苏人轻轻松松过大桥,到东港的欧尚买东西,又新鲜又便宜。”余赛朝现在已经是泗苏村支书了。
    丁康其是泗苏的一位船老大,大桥架通,泗苏的渔业经济迅速有了起色,“过去渔船捕来的鱼因为送回来后就运不出去,只能在海上过给冰鲜船,价格比较低,而现在渔船拢洋后,只需将鱼货装车,十几分钟后就能出现在沈家门的市场上,价格不止翻了一番。经过几年的发展,泗苏富了,家家户户都造起了别墅。”
    除此之外,交通的便利还带来就医、就学的便利,甚至去普陀山朝拜也成了一件轻松的事,原本要坐渡船从沈家门绕道,现在蜈蚣峙码头就在离泗苏不远的地方。
    如今,村边的一个楼盘的价格已经到了万元以上。
                      周边海岛也因大桥而变
    李志明除了经营渔家客栈,自己还有一艘客船,航行于乌石塘与白沙岛之间,由于地理位置的优势,这里到白沙只需要20分钟,而从沈家门的墩头坐船则需要一个半小时。
    但在大桥通车以前,除了过年过节走亲访友的朱家尖本地人坐这里的船,很少有人会选择这条航线。大桥前夕,李志明看到了这条航线的潜力,花血本把木船换成了铁制船,他选择对了,出入白沙岛的方式,因桥而变。“有了桥,更多人愿意坐20分钟的船到这,再乘车去沈家门。白沙的很多物资也都从朱家尖直接进,而不去沈家门进了,朱家尖大洞岙的各种批发部也多了不少。”李志明说,等连岛大桥开通后,还得去打更大的船才行,“现在生意已经非常好了,一天往返开4班,双休日还要加班。 ”
    这仅仅是李志明一条船的情况,而在这条航线上,一共有3条船在开行。
    坐船的人,也不仅仅限于当地人,更多的是去白沙的游客。朱家尖的旅游因大桥而活,而白沙岛因朱家尖的旅游而活。打造“海钓岛”正是白沙岛近年来致力的目标,而吸引的游客,很多都是先到了朱家尖然后才去了白沙。
                      “朱家尖”现象的启示
    朱家尖是舟山第一个体验到连岛效应的地方,我们也从这里看到了连岛效应所能发挥的功效,而这仅仅是朱家尖之于舟山而言。那么,连岛大桥通车后的舟山之于大陆,会是一个什么概念呢? “怎么想象都不为过。”便捷的交通方式、广阔的腹地纵深,对舟山而言,这将是最美好的景象。
    我们是不是能从朱家尖得到一些连岛效应的启示呢?答案是肯定的。很多人都在想,连岛大桥通车后,舟山究竟会怎么样?朱家尖恐怕是一个微缩版,当然,连岛大桥对于舟山的意义,远胜过朱家尖大桥对于朱家尖的意义。
    舟山在大桥时代该如何定位?舟山能在长三角占据怎么样的区位优势?我们该如何面对可能的汹涌车潮?我们的生活会随着大桥如何改变?大桥的收费又是否可以借鉴朱家尖的经验?……很多问题都可以通过朱家尖的经验来作出一些预判,我相信,这能让舟山在大桥时代少走不少弯路。
发表于 2009-9-24 10: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看报纸,看到舟山地理板块,会很兴奋。
总想着来这里把资料下载到自己的电脑上,那样可以随时随地查看了!
非常感谢编辑!
发表于 2009-9-27 23: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更新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温馨提示:

·发帖时请遵守《舟山论坛用户与信息管理条例》及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舟山日报社所属媒体依据网友在本论坛注册时的许可,有权转载或引用帖子,如有异议请事先声明,并谨慎发帖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相关信息提交给有关政府机构

·参与发帖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06-2013 zhoushan.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舟山论坛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