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3545|回复: 27

住在舟山,我们那些终将记忆的青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 16: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新城苗GG 于 2014-12-2 16:45 编辑

我们终将记忆的青春
一台会跳探戈的电风扇
                                  
记得80年代末,舟山还没有普及电风扇,但已经有很多人知道广东顺德的“美的”牌电风扇了。当时我刚开诊所不久,生意不咋样,两只衣兜自然干瘪瘪的。因为家里实在太穷,凡事只能精打细算,除了填饱肚子,啥电风扇不电风扇的,只得能忍则忍,能省则省了。
当年我家里没一象样的电器,一台14寸西湖牌电视机还是断了旋钮的,每次选台,用手术钳紧紧卡住,才能小心翼翼地一个频道接着一个频道地选,选过了头还不能回着选,只能顺时针地“咔嚓,咔嚓”地使劲拧下去,真是费够了劲。
那时,还是女朋友的妻子经常到我诊所帮忙,她倒没嫌那只破电视。其实就是想嫌也不能嫌,因为这台西湖牌电视机还是从她家搬过来的呢,只不过以前在丈母家拧按钮用的是老虎钳,到了我家则变成了手术钳而已。
80年代末的夏天特别的热,每当晚饭后,大家蚂蚁搬家似地将凳子挪到稻场上、帮岸上、廊棚下,甚至是桥上或河埠边,趁着徐徐晚风纳凉消夜。等到深夜,暑气渐渐退去,大家才开始接踵回家睡觉。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人彻夜不归,实在是钻不进犹如“火炉”般的屋子。
同样,原先总爱趴在电视前看越剧的妻子这下也待不住了,整个屋子变成了一座烤人的暖炉。当时我的诊所是两间平房,一间作诊所,另一间砌了一道薄墙一分为二,前面是卧室,后面作了厨房。一到晚上,太阳的余温弥散着整个屋子,狭小的空间变成了一个大蒸笼。我们只得顺着一把竹扶梯,将凉席、枕头、小毯子一股脑儿地抱上屋顶,将就着过起夜来。凉快倒是凉快了,可就是蚊虫太多,第二天起来天已大亮,两个人象小偷似地从露天的扶梯上手忙脚乱地滑下来,手臂和大腿上全是一簇簇的红斑斑,都是那可恶的蚊虫叮咬的。她说我们还是买个电风扇吧?我犹豫地咕哝着,电风扇很贵的,咱现在哪有闲钱买那精贵的东西?后来,我看着可怜兮兮的妻子,一把将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咬咬牙说,买!咱明天就买!
第二天一大早,我骑车赶到临城供销社,柜台上摆着一只台式电风扇,那位标致的女售货员在一旁不断怂恿,这是 “美的”牌电风扇,著名品牌,你看看,卖得只剩下一台了,你如果不要,马上就会被别人抱走的。我蚊子哼哼似地问,多少钱?86元!哇!这么贵?能不能再低点?再低点?你让我们喝西北风去?这时,跑进一个小伙子,口里一个劲地喊,服务员,买只电风扇!我赶紧一把搂住了它,将钱塞进售货员的手里,生怕那台唯一的电风扇换了主人似的……
自从有了那台“美的”牌电风扇后,整个夏天我们不必再为夜上日下爬扶梯而尴尬了。那天晚上,睡梦中的她不知梦到了啥好事,一脚将床边的电风扇踹到了地上,“咣啷噹”,我赶紧拉亮电灯,撩起蚊帐一看,电风扇的两片塑料叶子被摔得支离破碎,她心疼地捧着叶片了不知所措。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本想数落几句,但看到她那一副要哭的样子,只得假惺惺地安慰她,这有啥?电风扇搁在床头难免会掉下来的,摔了就摔了,大不了我修一下。你会修?当然了,难道拿店里去修啊?有没有备用叶子还说不定呢,再说了,请人修总得花钱吧?
我拿过一只针灸盒,在盖上倒了一点95度的医用酒精,用打火机点燃,然后找来几根细铁丝,用老虎钳持着在火苗上煨,待铁丝通红通红后,就在塑料叶子上一个窟窿接一个地戳了起来,然后再用细铁丝将叶子和底座上的残片紧紧地绞住,终于将那只受过重伤的电风扇“妙手回春”了。
妻子将电风扇搁回床头,将信将疑地旋动按钮,突然,电风扇“咕咚咕咚”地跳起探戈来,两个人都被电风扇那雷人的舞蹈动作吓了一大跳。我赶紧按住它,并一个劲地安慰她说,拼装过叶子的电风扇动起来就是这样子。在我的一再解释下,她的胆子也就慢慢大了起来。有时电风扇跳得特别欢快时,我总会用脚压在底座上,这下连脚都会轻轻地抖动起来,那滋味哦!真有一股说不出的舒畅劲。
从那以后,那只会跳探戈的电风扇伴随了我们整整5个年头,直到条件稍好后才换成了一只新的。它给我们的青年时代带来了无穷的快乐,那是无法用多少金钱来衡量的。遗憾的是,随着生活景况的不断好转,那只电风扇被妻子当作废品卖掉了,但昔日的那种快乐和艰苦朴素的作风却永远留在了我们的心里,久久难以忘却。



难忘露天电视
我的老家在浙江舟山临城南部的一个偏远小渔村。小时候没有电灯,一直用火油灯照明。1979年夏天,从城里拉过来的电终于通到了我们这个仿佛被世人忘却的渔家村落。自从通了电,入夜,每户渔家都点起了明亮的白炽灯,而我家的电灯还是限时供应,因为奶奶在世的时候,是一个“抠门”的小脚老太太,“限电”,就是她老人家为了心疼爹赚来的那几个辛苦铜钿钱,才出的“馊主意”。
其实那个时候也不是我们一家“限电”。渔村人为了省钱,吃过晚饭,就一家家把闸给拉了,整个小渔村顿时暗淡下来。以前,每逢天黑,我们这些毛头孩子都是早早钻进被窝,一觉睡到大天亮。但后来就不同了,一入夜,大家开始变得精神抖擞起来,因为整个小渔村还有一处光明在为我们守侯着……
离我家不远的介丰里,是一处错落有致的自然村,一色低矮的黄瓦房交错其中,看不出有啥特别之处。但当时在我们眼里,入夜的介丰里充满了勃勃生机,因为整个小渔村只有这里才是灯火通明,一台十四寸黑白电视机正咿咿呀呀地唱着歌……
怀念家乡的露天电视。是它,给了我莫大的精神享受,是它,让我度过了一个快乐的童年时光,更是它,使我懂得了那段艰苦岁月里的真、善、美。
那时候,我们小渔村只有这么一台电视机,它的主人是介丰里一位标致的渔家姑娘,名叫朱国琴。听说,这台全村唯一的黑白电视机还是她的嫁妆呢。
一入夜,朱国琴的准夫婿总会搬出一张八仙桌放到屋前的道地上,然后从里屋抱出那只盖着红丝巾的黑白电视机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她则搬出长凳、竹椅、小甄盆等所有能坐的工具,一股脑儿地在道地上排溜齐了。
原先只有居住在介丰里的老老少少涌到她家看这稀罕的行当,后来一传十、十传百,连邻近村庄的小伙姑娘们都赶来看这新鲜的玩意儿了。
我家离介丰里不远,只要拐过几个路口就到了。一听说介丰里要放“小电影”(那时候我们都称电视为小电影),高兴得啥事都不做了,割猪草时想着小电影,下课放学时还是念叨着小电影。只要一放学,我和弟妹们就像野鸭子一样扑回家,然后将书包往屋里一扔,跟在邻家玩伴的屁股后面拔腿就往介丰里跑。娘冲出来声嘶力竭地喊:“小鬼!猪草不割,晚饭不吃,作业不做,瞎忙乎啥啊!”我们都装着没听见,拐进墙角跑了个没影。
天还没有完全黑下,道地上空无一物,我们就在介丰里那曲里拐弯的弄堂间互相追逃疯玩着。好不容易等来了那个刚从地头割完雪里蕻的准新郎倌。那时候说来好笑,我们对他拍足了马屁,几个年纪大点的帮着他把沉重的雪里蕻担子一起扛进储藏室,年纪稍大的则帮着将井里的水打上来,把他丈母娘家门口的那只七石缸灌得满满的,好让他将脚上的泥浆快点洗干净了,小不溜秋的鼻涕孩也很自觉,帮准新娘搬出长凳、竹椅、小甄盆,将整洁的道地“填”得满满的。每个人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盼着“小电影”能早点开演。
电视机“沙沙”地响了起来,原先抢座位时的“叽叽喳喳”声顿然消停了。大伙儿的眼睛都贼溜溜地盯着雪花四溅的屏幕。那时候的电视信号很弱,一有风惊草动,就出不了人,每每此时,几个年大的孩子总会跑到墙角,帮着准新郎倌一起晃悠那根竹竿做的天线,不一会儿,一群扛着三八大盖的人雄赳赳气昂昂地跑了出来……  那时候的电视节目很单一,基本上都是一些传统的战斗和武打故事片,《南征北战》、《小兵张嘎》、《两个小八路》、《沙家浜》等等。每每看见游击队或八路军同日本鬼子打仗,我们的心都绷得紧紧的。要是好人打了胜仗,我们就浑身来劲,拍着手大声笑,甚至还使劲咂呼:“冲啊!打死那些日本鬼子!”若是好人被抓去杀头或枪毙,大伙儿都鸦雀无声,有的小孩还偷偷抹着泪,仿佛那个被抓去的好人就是自己亲人似的……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虽然这曾给我们童年带去过诸多欢乐的露天电视早就绝迹了。在党的改革春风沐浴下,现在,我们每一户渔民家都看上了大屏幕彩色电视,有的还装备了高清晰液晶电视。坐在宽敞明亮的居室里,悠闲地享受着高科技带来的视觉快感,心里不免有些感慨:如果要给三十年改革开放写一首壮丽史诗的话,那“民生”必然是意蕴丰富的“诗魂”;如果要给三十年风雨历程谱一曲时代华章的话,那“民生”必然是撼人心魄的最“强音”;如果要给三十年改革开放描绘一幅精致长卷的话,那么,“民生”绝对又是这枝神来之笔不可或缺的“点睛”之墨。







我的西湖牌缝纫机
凤凰牌自行车、上海牌手表和西湖牌缝纫机是我们舟山七十年代的“三大件”,如果有了这“三大件”,那么,谁家的姑娘出嫁时就很有面子了。
当年,“三大件”都跟我很结缘,尤其是那台西湖牌缝纫机,无论是它身上细小的三角针,还是固定轴动的踏板,留给我的印象是最为刻骨铭心的。
八十年代中期,母亲咬咬牙托人从普陀华侨友谊商店买了一台西湖牌平板缝纫机,说是给待嫁闺中的姐姐预备的嫁妆。每天一有空,母亲用雪白的棉纱擦了又擦,还逢人就炫耀,那得意劲啊,甭提多高兴了。也难怪,上海并不牧羊,可全国的毛衣毛料又以上海为最一样,西湖牌缝纫机就是我们舟山人的最爱。当时的西湖牌缝纫机和上海的手表、的确良、丝袜、白球鞋等,都被看成时尚生活的标志。我的表哥当年曾托人买了一块“上海”牌手表,戴的时候唯恐别人不知道,经常故意捋高袖管来炫耀。母亲也一样,省吃俭用了一年多才挣下这么一大件,不自豪才怪呢。当时我正在荷花中学读初三,年纪已经有18岁了,和别的同学相比,我大了他们整整三四岁,原因是我曾经留了三级,按现在时髦的话说就是“回炉”,把一块钢回到炉子里继续淬淬火,总希望能淬出一块好钢来,我就是这样。当时都在疯传,残疾人可以考中专,中专毕业后就可找到好工作,有了好工作就可吃好饭。父亲为了我能奔个好前程,托了不少路让我留级,级留多了成绩自然好了。可命运总是捉弄人,等我把成绩提高到全年级段前二三名时,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残疾人还是不能考中专。一气之下,中考前夕,我将所有的教科书统统挥之一炬,黯然退出了中学生涯。
母亲是个有着先明之见的人,见我退了学,早早为我的将来打起算来。当时,我的一个远房姑婆的女儿在家乡木碶塘开了一家颇有规模的裁衣作坊。母亲好说歹说,远房姑姑才同意收我为徒,但条件开了三个。第一,作坊里学徒多,缝纫机得自带;第二,满师后还得再给她白干两年,最后一个条件有点“雷人”了,学徒期间不得跟师姐师妹谈恋爱,如果把哪个女孩肚子搞大,自带的缝纫机没收作为补偿。当时莫说三个条件了,就是三十个母亲都会爽快地应承下来,裁缝这个行当在当时来说实在太诱人了,相当于半个知识分子级别。尤其对我这个残疾人来说,学会了裁缝,就标志着捧住了一只金饭碗,有了这只饭碗,结婚生子就不再是梦想。
其实,作为残疾人的我并不喜欢做裁缝,但这个行当在当时看来也是没办法的选择,已经无路可走的我看着面孔简直像一个风干了的柚子,上面布满了刀刻一般皱纹的母亲那焦虑而期待的目光时,我的心生疼生疼的,只得违心应承。于是,母亲开始做姐姐的工作,要她先把那台西湖牌缝纫机让给我,刚开始时,一心为自己准备嫁妆的姐姐说啥都不肯,后来母亲答应她出嫁时再给她买一台一模一样的缝纫机,外加两件的确良衬衫和一套缎子被面,才勉强同意。搬走缝纫机的那天晚上,姐姐用棉纱将那台西湖牌缝纫机角角落落都擦了个遍,最后叮嘱我一定要“善待”它,我没点头也没摇头,接过她手上的棉纱仔细地擦了起来……
方记裁衣作坊不大,共有徒弟十个,唯我一人是男的。师傅将我的那台西湖牌缝纫机摆放在了一个旮旯窝里。刚开始时,她并没有教我裁剪,而是安排了一个师姐教我穿针引线、练习换压脚等基本功。每次,我就象旱鸭子学游泳一样,不是断线就是蚯蚓似地车直线,教了几天都是如此。最后,那个师姐教得实在不耐烦了,向师傅强烈要求更换教练。第二个教我的是一个结过婚的师姐,相对耐心点,她仔细地帮我分析了一下原因,发现是我的脚踏方式存在问题。人家都是两只脚同时用力,而我只能独脚踏动踏板,用力不均,踏出来的线永远是一条条“蚯蚓”。由于超负荷运行,好端端一台西湖牌缝纫机被我踩得嘎嘎响。虽然不是一块当裁缝的料,虽然手指经常被三角针扎得血淋淋的,但为了将来能捧上个好饭碗,我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苦练。学了将近半个月,我开始真枪实刀地练了起来,可哪个“卖主”能让我这只“菜鸟”做实验呢?可以说一个都没有!没办法,我只得拿自己开刀。记得当时最先做的是自己的一条裤子,一拿到师傅画的西装裤样式后,先针迹再线数后缝迹地在缝纫机上车起直线来。两个小时过去了,做完最后一道工序——拷好,一条西装裤终于竣了工。一试穿,却出现了一个大问题,我的腿一长一短的,裤子套在腿上一下子就吊了起来,师傅只好摇头叹气地帮我返工……
我喜欢文学由来已久,踏着踏板,绕着线圈,嘴里总会不经意地“流”出一些诗来,而那些诗却成了师姐们嘲笑我的源头。我知道她们打骨子里就看不起我这个残疾师弟,说出来的话有时实在太刺耳。其中一个师姐更甚,说那台西湖牌缝纫机配我有点“伤料”……母亲见我实在不是一个学裁缝的料,只好托人在宁波象山替我找了一个学医的门路。我想来想去还是学医比较适合我,比裁缝更体面更来钱。去象山的那个晚上,我一宿都没睡,直愣愣地趴在门板上,拿着粉笔在一块布头上画了又擦,擦了又画,最后终于下定决心操起锋利的裁刀“咔嚓咔嚓”地剪了起来,然后用健全的右脚使劲蹬起缝纫机来。不一会,一条崭新的洋布女裤赫然成型,这是我给母亲缝制的第一条裤子,也是我初为裁缝的最后一个“作品”。
至于那台西湖牌缝纫机,后来则成了母亲补补缝缝的最好工具。如今,母亲已过了古稀之年,眼睛花了,看不清针线了。我曾经和母亲说,那台西湖牌缝纫机没用了,还占地方,当废铁卖掉算了,而母亲总是不肯。她说,别看你现在丰衣足食了,可千万别忘了当年你是如何用一只脚踩着这台缝纫机学裁缝的。



凤凰牌自行车
在旁人眼里,学自行车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但对我这个腿脚不咋灵便的人来说,学起自行车来就象过草地爬雪山一样的艰难。
记着1980年秋天,刚跨入中学大门的时候,我曾经学过一次。自行车是父亲单位的公车,父亲那时候是乡综合社书记,大小也是一个官。但那时候不象现在,大小官员一出门,喇叭一按不是奔驰就是宝马,再差点也好歹来辆桑塔纳撑撑门面。父亲当时分到的公车是一辆凭票才能卖到的凤凰牌自行车,高磅载重,档还是横的。别看现在这种类型的自行车早就绝迹了,可在当时,父亲的那辆凤凰牌自行车曾经引来多少下属的眼红呢。说实话,当时在综合社上班的包括副书记副社长,如果要上班,对不起,还得靠自己胯下的11号车,或者干脆自行掏钱开后门买辆自行车骑。
中学离家挺远的,每次上学,我只能搭父亲的自行车。可他的单位和学校刚好反方向,一来二去,父亲得耽误不少时间。于是,他就私下和母亲商量了,让我学车,教练就是母亲,教练车只好暂时定为父亲的公车,但这还有一个前提,我每天只能在星期天学车,我和父亲都休息了,公车空闲下来,我就有机会学车了。
我对学骑自行车兴趣也挺浓郁的。那时候想法比较简单,眼光看得比较近乎:如果车子学会了,父亲就得想方设法为我买辆新车,总不可能将他的公车兑给我骑吧?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骑在父亲屁股后面的书包架子上,实在太吃力了,有好几次差点从狭小的架子上翻落下来。当然,我心里还藏了一个小九九,如果自己拥有了一辆专用的车,那在同学们面前还不威风死了?
刚学车那会儿,母亲先将自行车推到院子一个大捣球旁,停住车后,她将我抱上捣球,搀扶着我小心翼翼地骑上车子,蹬开撑脚,车子晃晃悠悠直朝前开去。一点都不懂得车技只凭着一脑门学车热忱的我,顿时慌神了,“咣啷铛”一声巨响,车子带着我撞进了茅草堆里,幸好人和车都没大碍。不过,凤凰车扭曲了笼头,被母亲使劲一扭就正了。
再次学车的时候,母亲先用双脚紧紧别住轮胎,我吃力地爬上车子,开始缓缓骑行,第一次学车,整个人都得由母亲任意摆布,“身子向左拐了!不!不!又向右拐了!你这笨蛋!”母亲在我身后惊三吓四地吆喝!我身体终于平衡不了了,“咣啷铛”一声巨响,连车带人摔进了旁边的一条泥沟里。父亲背着锄头刚从地头回来,一看自己心爱的座骑摔了个大筋斗,心疼地用抹布最起码擦了30多遍。虽然父亲始终没有说我什么,但看着一旁直皱着眉头擦车的父亲,打那时开始,我就发誓不再学车了。
从宁波学医回来后,也不知道我这瘸子咋个时来运转,竟然破天荒地找了一个好手好脚的女孩做女朋友。谈了半年朋友后,一个皎洁的月夜,女朋友和我谈了一个比较严肃但也实惠的问题。她说,你想就这么一辈子让我用车带着你?有没有想过有朝一天也能带着我去兜兜风。我说,我才80多斤,你带着我就象没有带着一样。不行!以后你得学会骑车,我不希望我的男人以后连车都不会骑。我还想以后也能象其他女人一样坐在心爱人的车上去兜风呢。我被她彻底激励起来了!学就学!谁怕谁!这次,我的教练车是她的那辆曾经为了上学才买的崭新凤凰牌女式自行车,没有了横档,比较轻便,就不怕我学着学着把你的车给砸坏了?怕啥?只要我的丈夫能坚强地把车学会,凤凰车就算被你砸成一团烂铁也值得。这丫头,居然把我当成了她的丈夫了。她的一席话将我的心说得暖暖的!我想这次非得把车学会了,否则,我咋对得起她的一番苦心呢。
热恋中的人就是奇怪,由她在后面为我扶车,居然感受不到丝毫的吃力。车子和我一起摔了骑,骑了摔。不到一个星期,我竟然能独自将车骑出千米之远,但问题也马上出来了,我的那只病腿老是搁不住踏脚板,总是不由自主地滑溜下来。这可是学车的重中之重。有啥法子才能克服呢?她拿来一段尼龙绳想把我的脚缠在脚踏板上,我说那不行,绳子没有张力。两人想了好一阵子,终于想出了一个法子,我用铅丝在脚踏板上扎出一个象骑马似的马扎来,一试,嘿!效果居然不错。但在随后的实践中,那个马扎后遗症就暴露出来了。摔跤时如果不能把脚及时抽出来,非得把病腿拖断了不可。她鼓励我继续在常规骑车上想办法。很快,我将病腿从马扎上解放出来。半年过去了,和常人一样,我带着她竟然也能骑车如飞。有好几次,我曾经独自一人骑着车到城里兜了几圈呢。终于学会了骑车,可她的那辆崭新的凤凰自行车被我砸得彻底变了形。许多年过去了,其他废旧物品被我们卖了又卖,可就是这辆带有一点功勋色彩的凤凰牌自行车,因为意义独特,最终被我保留了下来,至今还搁在储物间里舍不得处理掉呢。
从温州医学院进修回来后,我在浙江舟山老家开了一家当时算起来规模不是很大的诊所,后来随着政府投资环境的不断改善,来家乡投资做生意的老板日益增多,各类水产加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同时也带来了许多到企业上班的外来新居民。随着门诊量的不断增大,我的诊所也开始一而再、再而三地扩建……
随着时光的流逝,我的坐驾换了又换,各类牌子的自行车、电瓶车、摩托车……现在,还换成了无级变速的沃尔沃,正喜滋滋地开着洋荤呢。可无论坐驾怎么换,在我的心里永远留着一道深深的印迹,那两辆曾经给过我自信的凤凰牌自行车,至今还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始终都不曾散去过。因为,它见证了一段不平凡的历史。






发表于 2014-12-2 17: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青年时代的生活水平超过我这个80后啦,我到上初中时家里还没有电视、电扇、电冰箱。只有一个收音机听听“夜幕下的哈尔滨”。从小听的最多的就是“生活要靠自己去创造”。总算天道酬勤,现在房子、票子、车子、妻子、孩子,自己都创造出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 18: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往事如烟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 18: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记忆抹不去,希望各位朋友永远都好好的!
发表于 2014-12-2 18: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苗GG,好帖
发表于 2014-12-2 18:4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油菜花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 18: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版主厚爱!!
发表于 2014-12-2 18:5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苗GG,《难忘露天电视》一文今天”住在舟山“微信公众号已推送。
发表于 2014-12-2 20: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你那两间诊所是不是赔了几间店面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 21: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1. 楼主,你那两间诊所是不是赔了几间店面
复制代码
至于店面问题,GG要解释一下。
原先的想法很简单,政府把我的房子拆迁了,最理想的就是给我或者其他开店的人安排个可以重新营业的场所,我想这个想法是大多数人的想法,其实不然!时间一长,GG也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政府再怎么照顾也不可能只照顾你一个人,这里单单说临城,拆迁过程中,开店的人占了很大一个比重,如果你有店面,那么原先没有安置的人有多少?所以,GG要店面是个人的一个理想,你们可别笑我幼稚,这都是每个人最理想的一种想法。如果你是商业用房,不和政府沟通也会给你店面,这里面有个条条框框在的。GG的诊所不是商业用房,所以不能安置同样面积的店面,哪怕同等面积安置也不可能!
但政府是一个人性化政府,也是一个智慧的政府,在拆迁过程中,也不可能为了拆迁而损害被拆迁人的根本利益,出于人性化与和谐社会角度考虑,与有关部门积极沟通,陈述自己开店的不易等问题,政府也会用另一种角度看问题,优先给你租赁,优先给你房租减免,这都是可能的!所以GG说房子优先租赁是最后的走向!但要和政府有关部门积极沟通。这是每一个在拆迁过程中遇到需要开店的拆迁人的最好结果!所以,GG的诊所不能赔店面,原先的想法不成熟!但每一个人都是从不成熟走向成熟!GG不会拖政府后腿,政府也不会扔下我们不管的!你信么?反正我信!
发表于 2014-12-2 21:5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朴实的文字使人想起过多往事,赞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 22: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先可以零房租营业,可以养活老婆孩子,可以送儿子上大学,现在因为拆迁将所有的规划打破了,不过也要,人的思维总归要改变的,变一变也好!我想不久的将来,我们都可以用新的面貌迎接下一个黎明,下一个希望!没有店面赔给你,是因为你不符合条文,优先租赁已经算照顾你了!这点房租我想还是能够接受的,因为天下不可能有免费的午餐!我想政府应该能合理合情安置,虽然众口难调,但我还是想政府不可能拉下我们不管的!不会拉下我们每一个人的!你是,我是!我们都是!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 22: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出生八个月因小儿麻痹后遗症而残疾,对于懂事后残疾的那拨人,我已经够幸运的了!因为懂事后的残疾比不懂事时残疾更残忍,也难怪,原本好好的的一个人,原本正常行走的一个人,出了车祸或者其他突然残疾,就像原先住洋房后来住狗窝一个道理。我们这里有个残疾人就是这样,18岁前好好的,就因为打桩出了事故变成了双腿截止,差点自杀。我就不同了,从小残疾,反倒没有心理的痛苦!再加上不认输的个性,对于残疾这个字眼已经很坦然了,所以,GG借住在舟山和广大的残疾人朋友说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那些戴着有色眼镜的人说去吧,想说啥就说啥!象咋说就咋说,因为我们不是他们的责任编辑!
发表于 2014-12-3 13: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勾起童年时的回忆
发表于 2014-12-3 13: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LZ的文章朴实,生动!赞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 14:25:5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支持!
发表于 2014-12-3 15: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篇看下来了 好文章
发表于 2014-12-3 15: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电风扇?应该是佛顶山牌吧?
手术钳有这用处真不错,止血钳弯头的那种很好用,不过夹得牢点最好还是持针钳!
发表于 2014-12-3 15: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卷卷 发表于 2014-12-3 15:00
电风扇?应该是佛顶山牌吧?
手术钳有这用处真不错,止血钳弯头的那种很好用,不过夹得牢点最好还是持针钳 ...

80年代 佛顶山电风扇  双兔牌自行车  都是本土名牌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 15: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来很专业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温馨提示:

·发帖时请遵守《舟山论坛用户与信息管理条例》及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舟山日报社所属媒体依据网友在本论坛注册时的许可,有权转载或引用帖子,如有异议请事先声明,并谨慎发帖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相关信息提交给有关政府机构

·参与发帖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06-2013 zhoushan.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舟山论坛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